第二百三十章:寸寸青丝愁华年

小说: 一品锦卿 作者: 宁长风Max 更新时间:2019-03-28 06:46:49 字数:4894 阅读进度:371/371

今年中秋,皇宫特设宫宴,百官进宫向皇上和太后拜贺,各家都备了盛礼,往年都只有除夕宫宴,才会大宴群臣,今年多这一回,百官就又要多出一笔不菲的开支。

“为什么要摆中秋宫宴?往年都没有的呀?”

“因为陛下缺银子了,等百官送礼孝敬。”

“啊?陛下也会缺银子?”

“是啊。往年还好,今年我们的顾大夫弄商改弄整改,为了充裕国库,各方面都有收缩,百官不能从商,不敢受贿,朝廷就得给涨月奉,宫廷?#20928;?#24471;出钱赈济灾地,皇上为显仁义,也是下了血本,这不羊毛出在羊身上,月奉涨了,这‘孝敬’就得多一些。”

“那你这头‘羊’准备给陛下拔多少‘毛’?”

“一毛不拔。”

“陛下知道你穷,就让你免了?”

“不,陛下知道我家有?#33778;蓿?#31649;钱管得紧……反正我是这样跟他说的……”

“好啊你!”钱钰马上就伸出手来,挥向他,“说我是?#33778;蓿?#25105;就让你尝尝?#33778;?#30340;厉害!”

乔怀安连忙抱头逃窜,一边逃一边求饶:“夫人,我错了!我错了!”

在府门口,他正要上马车,去皇宫赴宴,身怀六甲的钱钰送他出门,这一转眼,刚才还你侬我侬恩爱和睦的夫妻就成了这副闹腾模样。下人们似乎都见怪不怪了,只在一旁笑着看戏。

“乔怀安,你给我站住!”

他躲到了马车后面,?#26376;?#36710;为掩,躲避她的‘追击’,蹦了几下,听她一声吼,他还是老老实实地从车后走出来,垂首回到她面?#21834;?/p>

“夫人,饶了我吧。我?#30343;?#20010;当官的,你知道当官的就爱乱说话,又没一句是靠谱的。你别动气,吓着孩子……”

他腆着脸,笑着,伸手去摸摸她圆鼓鼓的肚子,一副讨好的样子。

钱钰还是板着脸,怒视着他,他就只好自觉地把头伸过去,“夫人,这次下手轻点好不好??#19968;?#35201;进宫呢,挂了彩不好看,还要跟人解释,挺烦的……”

钱钰反而被他逗得噗嗤一笑,推了他一下,帮他理理官服领口:“滚进宫去吧,我的国辅大人!”

“好咧!谨遵夫人懿旨!”

……

乔怀安进宫去了,在宫门口见到秦咏年,得知他是在等自己,便与他同?#23567;?/p>

秦咏年喜不自胜,看到乔怀安就笑个不停,直到两人相伴而行,四下无人时,乔怀安问他,他方拉着乔怀安的手道:“乔大人,你预测的一点没错,冀之这刚进大理寺不久,顾清桓就推举他做吏部侍郎!而且顾大夫也点头了。乔大人,乔贤弟,你真是太神了!我也就是给方梁撤了个折子,给他一个小小建议,这回报就如此丰厚,真得?#34892;?#20320;啊,我的乔大人!”

“原来是这事啊,嗨,当时看了那个折子,知道方侍郎来找你,我就动?#35828;?#27498;念头,也就那么一说,恰好猜准了他们的心思而已,哪有秦老你想的那么神?”乔怀安摆?#20013;?#36947;。

秦咏年看着他,不再?#30343;乔?#21916;了,苍老的面容上露出一份特别的?#37070;停?#29978;至是钦佩之情。

乔怀安继而道:“既然真成了,那也真是大好事。不过还是之前说的,令郎担任这俩职,其实是有些不利的,但只能先以此稳住顾家人,让他们不把令郎当威胁,秦老你还得让令郎稳着点啊,有的事不能急,有的时候就得吃点亏,才安全。”

话已至此,如此坦诚,秦咏年也是感动不已,点头应道:“是是是,乔贤弟你说得对。放?#27169;?#25105;们?#30343;?#26472;隆兴,我们有?#28798;?#20043;明,冀之不贪?#27169;?#20182;不会做蠢事。到狼嘴边了,还去揪狼须,那是找死……”

对视一眼,不再多言于此,后面的同僚跟上来了,秦咏年就转了话题,问:“尊夫?#19997;?#20020;盆了吧?”

乔怀安感觉被他转移话题的速度闪到腰了,不禁失笑,点头道:“是是,应该就在这个月了……”

一队人从他们身边经过,是顾家抬礼进宫的礼队,后面走来三顾,顾青玄为首,与他们互见一礼。

目送三顾走远,他们又对视一眼。

“狼群正在壮大,我们避着走……”秦咏年打趣道。

他接,“是,很大……”

……

三顾一起携礼进宫,在宫道上走了一段路,又不得不分散,去与各?#22278;?#37324;的同僚寒暄见礼。

今日虽为中秋宫宴,但他们仍去上署了,只把公事处理完了才换装赶进宫。尤其是顾清桓今日忙得焦头烂额,方梁已经去了礼部了,吏部的事都压在他身上,他怎能?#30343;?#32047;,不过累也累得顺?#27169;?#24635;算没有方梁在眼前碍事……

中秋宫宴由宫廷司与礼部负责筹办,所以方梁也算是在一上任就干了些正事,难得得忙活了一阵,更让人感觉神奇的是他干?#27809;?#30495;不错,比余鸿之这个尚书还靠谱,把这次宫宴办得有模有样,在皇上面前露了很大的脸。

金罄声响,礼乐开席,各家礼队如长龙般随宫廷司大太监进入礼殿,众人在殿前如站朝般井然有序地?#26469;我?#21697;进入正殿,晋王?#25381;?#26368;前,紧接着是九亲王等皇亲国戚,再者才是朝上百官,顾青玄谦让避后,?#20204;?#21647;年和几位老学士在前,众官礼让在后,董烨宏杜渐微在他左右,他又邀上自退在后的乔怀安,与乔怀安并肩,四人于前,并行进殿,各人亲族随后。

入殿后,三顾归于一排列坐,以顾青玄往下,?#26469;?#26159;顾清桓和顾清宁,于皇座右边,这是皇上特意为他们?#25165;?#30340;位置,对面皇座左侧就是以晋王为首的一众皇族。

皇座之侧,特设一凤座,一轮礼乐过,百人行大礼,三呼,皇上扶魏太后出席,再三呼,最后才按个人名位落座。座上不须有名提示,这些位置都是礼部与宫廷司拟好,给皇上龙目御览,改过之后再由司礼太监拟书提前送到各人手里,各人记住自己的位置,到场各寻各位,步步有序,不致半点错乱。

由皇上开宴,众人按座次左右交替致礼祝贺,晋王与王妃先出,后是三顾一齐,接着是九亲王,?#26469;?#24320;来……

贺了半个时辰的礼,九亲王都快睡着了,直到听见又一声沉重洪亮的?#32769;歟?#25226;他惊得清醒,这是表示正式开宴了,酒菜将上,歌舞待鸣……

身姿妙曼端庄的宫女,着月?#37070;?#32032;锦金丝衣裙,端着一个个玉壶进入殿内,一人?#24178;?#19968;壶美酒,这一轮上完,宫女欠身退去,后一轮捧佳肴续上,殿中舞姬曼舞,殿角乐声渐起,让人目不暇接,口耳尝鲜,何其华美,何其大气……

何其费钱……

顾青玄咽?#19997;?#37202;,在?#30566;?#40664;默打着算盘,同情地看了户部侍郎程维一眼。

顾清桓想的也是差不多的事情,因为他就快进入户部了。

旁边侍候的宫女给他斟酒,他与众人一齐举杯,躬礼敬谢皇上和太后。

美酒入喉,果然非同凡响,不愧是宫廷佳酿,令人不醉自醺,酣畅无比,回甘无穷。

可是喝完,过了一阵,他却开始心慌,脊?#25104;?#23506;,身体燥热胸口堵塞,一时难以喘息,他试着调整呼吸,感觉稍微好了些,但舌头麻了……

顾青玄喝过几口酒,也变了?#25104;?#22312;他?#20174;?#36807;来之前,突然转头看向他,甚至失仪地对他摆手,示意他不要喝这酒……

然而,都晚了,顾清?#25954;?#32463;喝下了不少。

殿上斛筹交错,一片喜乐,少有人注意到顾清桓的异样,而在那偏后偏角落的位置,方梁一直望着顾清桓的背影,怡然自得地晃着银杯中的甘梨酒。

他与顾清桓相处这么久,多次与他饮宴应酬,怎会不知顾清桓的大忌——不能碰梨,一点也不?#23567;?/p>

这片刻间,顾清桓的脸和脖子就迅速蹿红,?#38393;?#24840;渐麻木,在回敬同僚时,几乎不能语,也不敢真喝,顾青玄和顾清宁都为他着急得不?#23567;?/p>

这时想起身上还有那小玉瓶,他连忙倒出几颗药丸服下,稍微好转一些。

可那?#26247;共皇薔让?#31070;丹,他知道他若再多待些时候必然会出乱子,自己身体受害暂且不说,若他失态失仪,在殿上晕厥,那就大事不妙了……

之后的敬酒,顾青玄和顾清宁都有帮他拦着,勉强应付过去,而饮宴一半,那高位上的皇上和太后会下来巡酒,也就是作为皇宫主人来行招待之礼,与到场高位者作亲切相敬状,?#26469;?#31245;作寒暄,以?#20928;?#23478;风范彰显皇室亲民。

晋王敬过,接着就是三顾。

顾青玄与顾清桓对视一眼,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稳住,就在皇上太后走来时,率先起身,顾清宁随后,顾清?#25954;?#21767;低头在最后。

他们行了礼,太后与皇上都举了杯,他们自然要一饮而尽,这次不能假喝了,可这一杯下去,顾清?#21103;?#28982;支撑不住。顾青玄在向皇上太后道过几回礼之后,又向他抛去一个颜色,示意他上?#21834;?/p>

顾清桓有些不解,但仍是听从了,按着一口气,来向皇上太后道礼,发出十分沙哑的声音,但总算忍住了全身的难受,把简单的话说出来了,不致失礼。

而他那沙哑的声音和满面的通红自然而然地让皇上太后注意到了。魏太后问:“顾尚书是否有?#30343;剩俊?/p>

他这时已经不能说话了,还好顾青玄接得快,拘礼笑道:“多谢太后关切,犬子无恙,?#30343;?#20182;向来?#30343;?#37202;力,读书人嘛,身子弱了些,让太后,陛?#24405;?#31505;了。”

?#23433;皇?#37202;力?那平常同僚聚宴顾卿岂不很为难?”皇上笑道。

顾青玄道:“多谢陛下关切,犬子喝不?#35889;?#28982;就难以应酬,?#21448;?#20107;忙,平常少有饮宴,就怕醉酒误事。”

“也好,朕听说咱们大齐官风糜烂,私下作风不堪,不想还有顾卿这般洁身自好专注公事的年轻官员,你顾家真是官场清流,我大齐朝廷的中流砥柱。”皇上不吝夸奖,又吩?#37070;痛停?#19977;顾?#36824;?/p>

太后看了一眼顾清宁,顾清宁不敢接触她的目光,一下莫名地脸红,所幸她很快移开了目光,看向顾清桓,笑容变?#20040;?#31077;亲和:“顾尚书看起来需要稍作醒酒,不?#20102;?#23467;人侧殿休息,待好些了再继续饮宴,以免醉酒失态。”

他此时意识已模糊,眼前人影都如在雾中,但他听到这句话自太后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听得字字清楚,如受大恩特赦。

皇上也表示赞同,并吩咐一旁的宫人伺候好顾清桓。

他忙跪下行大礼告退,?#21578;?#20134;然,磕头谢恩时,豆大的?#24618;?#30776;落在地,咬牙,撑着最后一口气,?#21448;?#30171;的喉咙里发出声音:?#25300;?#33251;叩谢吾皇圣恩,叩谢太后金恩,蒙皇恩宽宥。微臣暂退。效忠吾皇,天佑大齐!”

谢完恩,他就与宫人去了,起身时差点没能站起来,还好宫人有眼力见,在他站起来后扶了他一把。

顾青玄和顾清宁都松了一口气,顾清宁本想同去照顾她,不想太后还是注意到了她,让她陪同巡酒,她只好随侍太后身后侧,一路小心翼翼,太后显出对她的好,让在场人都看到,各人心中所思不同。

顾清桓穿过宾客云集的正殿,勉强与人一路推礼,总算出?#35828;?#38376;,踏出门槛,一个?#24590;模?#36824;没转进侧殿就晕了过去。几个伺候他的宫人都是资历深厚的老宫人,不致慌乱,处理妥当,把他扶到无?#35828;?#20391;殿,安置好他,就立马去请御医为他诊治。

为首的宫人在请了御医,弄清楚了顾清桓的情况之后,准备回正殿向皇上禀告一声,然而刚走进正殿,沿殿墙垂首走着,然而还未走进殿内设宴处,就见顾清玄已?#25381;?#38754;向他走来,他忙见礼,顾青玄只问顾清桓可被妥善安置了,他答是,顾青玄就?#36824;?#20182;,他赶忙还礼称不敢,顾青玄客气地扶了他一下,往他的袖口塞了一卷银票,他心中了然,找了个借口在正殿逗留一晌,又无事而去,继续去侧殿照顾顾清桓。

明堂正殿,依旧是歌舞升平,祥和?#39286;鄭?#30334;官各有应酬,小?#38393;?#26059;,少有人发现顾清桓不见了。

只有一个人,目睹了全程,感到颇为失望。

……

在半昏半梦中,他隐?#20960;?#35273;到有人给他把脉,有人为他搭上湿手巾,有人拿水送进他嘴里,也有人给他喂苦涩的药,之后就是?#33080;了?#21435;,他也不知道他睡了多久,或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不能踏实,他睡不了多久,待重新有意识时,还能听见正殿的礼乐声,表示宫宴未散。

而自己所处的地方,很静,很空……

他模糊的视线中,根根宫柱在摇晃旋转,宫灯一盏一?#25285;?#22914;失火一般连成了一片……

“你醒了?感觉好些了吗?”

他听到有人问他话,那声音比他之前的声音还沙哑,却不难听,而是很温柔很亲?#23567;?/p>

他未及多想,只觉得心中郁气全无,揉揉眼睛,回道:“好很多了,喉咙不痛了,舌头也不肿了,应该是?#30343;?#20102;吧……”

顾清桓眼前那层浓雾退去了,所见的一切都清晰起来,显出全貌。

但那人?#30343;恰?/p>

她的面容被一张白色面具遮盖,只露出一双眼睛,还有嘴唇和下颌,额心一枝红?#36153;?#23637;往下。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