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小说: 一醉经年 作者: 水千丞 更新时间:2016-02-15 13:26:44 字数:3090 阅读进度:25/81

何故酒醒之后,下楼找车,车是在小区找到了,可他猛然想起来,车钥匙呢他之前丢过一副钥匙,一直忘了去配,现在就那一把钥匙。

无奈之下,他又打?#35828;?#35805;给冯峥,冯峥仿佛如梦初醒,“哎哟,肯定是老陈犯糊涂,把你车送到了,又把车钥匙给带走了。”

何故叹了口气:“他现在在哪儿我让助理去取。”

“平时是住我家,但今天他孙女生病,陪着去医院了,我打电话问问他,一会儿给你回电话。”

何故挂?#35828;?#35805;,等了几分钟,冯峥打了回来:“何故,老陈把钥匙带走了,他后天才回来,不好意思啊,你这两天用车,我派个?#20928;?#21435;。”

“不用麻烦了,这两天我让助理来接我吧。”

冯峥歉意地说:“抱歉啊,反倒给你添麻烦了。”

“别这么说,多亏了你们送?#19968;?#26469;呢。”

“应该的,不看到你安全回到家我怎么放心。”冯峥的声音很柔和,“等老陈回来就把钥匙给你送去。”

“好,谢了。”

何故有些郁闷,只好给陈珊打电话,让她这两天来接一下自己。他这个级别还不够配车,但每个月报销一千的油费,南创虽然基本工资低,但是奖金和福利非常高,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没打算挪窝的最大原因。

陈珊知道何故时间观念很强,所以早早就到了小区等他,结果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吃错东西了,肚子开始绞痛起来,她实在忍不住了,只好跑上了楼,按响了门铃。

何故打开门,不解道:“你上来干嘛”

陈珊不好意思地说:“何总,我肚子疼,可不可以借下厕所”

何故愣了愣:“哦,你去吧。”

陈珊脸一红,埋?#25918;?#20102;进去。

厕所门一关上,何故猛然想起来浴室里的那些东西牙刷,毛巾,浴巾等生活用品都是双人份的,柜子里摆着二十几?#32943;?#27700;和各种高档保养品,他刚才换衣服,衣柜的门也?#36824;兀?#36335;过卧室就能看到一整面墙的柜子里摆着多少衣服、鞋、单品,还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陈珊一向心思缜密,看到这些,难免会浮想联翩,恐怕这些明显的痕迹瞒不过她。

过了一会儿,陈珊出来了,表情果然带着一丝古怪,有些不敢看何故的眼睛。

何故郁闷地想,他这么多年都把自己的性向藏得好好的,怎么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暴露了两次,而且都是在同事面前难道是流年不利

何故淡定地说:“走吧。”

陈珊跟在后面,走到电梯门的时候,何故透过铜面的反光,发现陈珊在?#24471;?#20182;,他面无表情、目视前方,突然沉声说:“不要告诉别人。”

陈珊吓得肩膀一缩:“是,是,何总你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告诉别?#35828;摹?/p>

何故“嗯”了一声,没再提起这个话茬。

周六晚上,何故打算下了班就去拿自己的车钥匙,可给冯峥打电话的时候,冯峥却说钥匙在自己手里,今天没有空。

何故短时间内不想再见冯峥,便说让助理去拿,冯峥?#21019;?#21254;地说自?#22909;Γ?#22238;头再联系。

刚挂了冯峥的电话,宋居寒的就打来了,何故心里一喜,赶紧接了,“居寒,你今天过来吗”

“不去,你过来吃饭。”宋居寒的口气还算和缓。

“好啊,我这就过去。”

收到地址,何故在办公?#19968;?#20102;身衣服,就急忙打车过去了。

到了酒店,服务生领着他往包厢里走去。

包厢的门一推开,何故顿时傻眼了。以他视线所及的范围,他看到了宋居寒、宋居寒他爸,以及,冯峥

何故大脑呈现短暂地空白,他迅速确认了一遍,自?#22909;?#30475;错,当然,除了这三个人,还有不少西装革履的商务人士。

这跟他想的不一样,他以为这会是宋居寒的私?#21496;?#20250;,或者,最好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冯峥又怎么会在这里。

“何故,你来了。”宋居寒冲他露出盈盈笑容,仿佛那天在电话里的连番?#23460;?#20174;?#21019;?#22312;过。

何故咽了咽口水,快速冷静了下来,淡笑道:“不好意思,迟到了。”

“没事,都没上菜呢。”

何故冲一桌?#35828;?#22836;:“宋总,冯峥”

冯峥笑看着他,表情让人摸不透在想什么,

宋?#29992;?#30528;眼睛看着何故,他是知道何故和宋居寒的关系的,他点点头,没什么表情:?#30333;?#21543;。”

何故坐在了宋居寒旁边,宋居寒像朋友一样勾住他的肩膀,一一给他介绍,“这是王总,这是刘总,这个你应该认识,是慧思投资的冯总。”宋居寒直勾勾地盯着冯峥,?#22870;?#25346;着一抹嘲弄地笑容。

冯峥笑着说:“居寒你说笑了,我和何故的关系,还用你介绍啊。”

宋居寒微眯起了眼睛:“哦,是吗。”

冯峥突然从?#36947;?#25487;出一串钥匙,放在了餐桌的转盘上:“何故,你的钥匙。”

宋居寒和何故脸色均是一变,宋居寒暗暗握了一下何故的肩膀,何故疼得差点没当场叫出来,他强忍着疼痛,轻轻转动转盘,那钥匙就像个一般,缓缓地靠近,最后停在了他面前。

他?#25214;?#20280;手去拿,宋居寒却率先一步拿走了钥匙,用?#31181;?#25294;在眼前,轻飘飘地说:“这钥匙真眼熟啊,不会刚好是你的车钥匙吧。”

那钥匙上印着硕大一个路虎的标志,宋居寒这是明知故问,那话里藏刀的口气让何故心直往下沉,何故接过钥匙,低低地“嗯”了一声。

当着这么多?#35828;?#38754;,宋居寒没法发作,他坐正了身体,头微微下垂,挡住了自己眼中的冰冷和深沉。

宋河一直在观察着他们,徐徐开口道:“何故是吧,你前几天和vanessa吃饭了”

何故不卑不亢地说:“是的。”

“嗯,她难得吃顿像样的饭。”宋河道,“居寒,你怎么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

宋居寒笑了笑,道:“各位,这是南创的高级工程师,叫何故,是我很好的朋友。”

他刻意?#21448;?#20102;“很好”二字,听得何故有些不舒服。

“今天主要是请小冯吃个饭,谈谈我们的电?#21834;!?#23435;河朝冯峥抬了抬下?#20572;?#25105;跟他爸爸认识几十年了,小冯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如今都能和我做生意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冯峥适时地恭维了宋河几句。

服务员开始上菜了,很快,一桌奢侈的餐宴会就摆在了眼前,何故却没有半点胃口,光是待在宋居寒身边,他似乎都能感受到那股锋利地怒意,让他如坐针毡。

酒桌上开始互相敬酒了,冯峥端着酒杯潇洒地走了过来:“居寒,何故,我敬你们一杯。”

何故站了起来,宋居寒却坐在椅子里没有动,只是抬头瞪着冯峥,冯峥就跟没看见似的,自顾自地碰了碰何故的杯子,笑着说:“本来还想亲自给你送过去,这样反而省事儿了。”

何故脸色有些苍白,只好说:“谢谢。”

“有空去多配一副钥匙吧,这样多不?#22870;恪!?/p>

“是想配来着,最近太忙,就给忙忘了。”

冯峥调笑道:“你也会忘事儿啊,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啊。”

俩人之间那熟稔的样子,简直是火上?#25509;停?#25226;宋居寒心头的火撩拨得越来越旺,他也站了起来,开门见山地说:“冯峥,何故的车钥匙怎么会在你哪儿。”

何故抢着想要解?#20572;?#21364;被宋居寒一眼瞪了回去。

冯峥嘴角含笑:“哦,是这样的,上周末我和何故出去玩儿,何故喝醉了,我先让?#20928;?#25226;他送回了家,又让?#20928;?#25226;他的车开到了他的小区,结果我?#20928;?#31946;涂了,把车钥匙带走了,这不,今天要不是正好碰上,我打算明天亲自给何故送去呢。”

宋居寒的胸膛用力起伏了一下,拳头在背后握紧了,他慢慢扭过脖子,一双眼眸深不见底:“原来你们上周末见过了。”

何故只觉得背脊发寒,为正常的交际撒谎已经够可悲了,更可悲的是还被拆穿了,当面的。

冯峥似乎还嫌不够,继续往上添柴火:“何故,你上次可是醉得够彻底的,你看着挺瘦的一个人,喝了酒怎么那么沉,我都差点没抱动你。”

“我去?#23435;?#29983;间。”何故实在待不下去了,四周萦绕着宋居寒和冯峥那股针锋相对的气氛,他都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他匆忙放下酒杯,走进了卫生间,并下意识地反锁住了门。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面色惨白,额上直冒虚汗。他甚至不太?#19968;?#24518;宋居寒的眼神,幸亏是这么多人在,否则以宋居寒的脾气,恐怕要把桌子掀了。

可这顿酒局早晚?#23478;?#21507;完,之后他该怎么办。

何?#21490;?#29616;自?#21644;?#19968;次如?#35828;?#32039;张,连多年修炼出来的淡定都有些按不住了。

冯峥冯峥是故意的吗

...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
山西快乐十分68期 北京十一选五 排列5预测专家杀号 七星彩走势图澳客网 山东十一选五网易彩票结果开奖查询 taobao篮彩 26选5好彩2中奖概率 秒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福建大乐透走势图200 七星彩推荐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老时时彩五星基本走图 普宁派出所抓牌九视频 nba2konline官网实名认证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