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小说: 一醉经年 作者: 水千丞 更新时间:2016-02-15 13:27:00 字数:4262 阅读进度:57/81

第二天天一亮,何故找酒店员工借了一身衣服,并留下五百块,让他给周贺一再买一套,然后?#22871;?#36523;体的不适离开了。

他不管周贺一醒来之后还会不会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他此时都没法面对周贺一。

回到家,孙晴和素素都还没有醒,他蹑手蹑脚地回到房间,钻进了被子里。

身体的疼痛已经算不了什么,毕竟心还在油锅里煎炸。

他一点都没有?#26469;恚?#23435;居寒?#25925;?#37027;个宋居寒,所有的深情、温柔、讨好,都是伪装出来的,把狼的本性掩饰起来装食草动物,又能藏得了多久那终究是狼啊,有一天一定会原?#20266;下丁?/p>

他居然还有些许怀疑,宋居寒是不是真的转性了。

这就是宋居寒,一个自私、冷酷、霸道的混?#21834;?#35753;他在昨晚彻底确信自己的判断,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他不会再对这个人有丝毫的幻想,也不会再对自己的决定,有丝毫的动摇。

甚至于他以为终身难戒的对宋居寒的?#19981;叮?#20063;已经支离破碎。

他曾经以为他要得到宋居寒才能得到幸福,死也没想到,有一天事实会彻底反过来。简直是对他前半生最大的嘲讽。

他把自己最好的七年青春,葬送在了这样一个人身上。

何故一觉睡到?#24418;紓?#26159;被电话声吵醒的。他迷糊中摸过电话一看,来电显示清晰地写着:周贺一。

他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挂断了。

电话不死心地接茬响起,何故干脆把周贺一的电话屏蔽了。他暂时真的不想处理和周贺一之间的事,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干,身上一点力气都没?#23567;?/p>

缓了一会儿,何故从床上爬了起来,看到餐桌上留着饭菜和一张纸条,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孙晴带着素素一大早去写生了,见他没起来,以为他累了就没叫他。

何故松了口气,食不知味地吃了几口已经冷?#35828;?#39277;菜。

电话又响了,这回是冯?#30475;?#26469;的,不死心地约他出去吃饭,他回也没回,直接把手机扔到了一边,放下筷子,歪倒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天黑之前,他醒过来洗了个澡,孙晴和素素回来的时候,他?#27492;?#24050;经恢复了常态,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眼中至深的疲倦?#25925;?#35753;孙晴起了疑窦,但被他一笔带过了。

临睡前,他收到庄捷予发来的微信,是一张照片,背景是晚上的京城街头,照得很昏?#30340;?#31946;,但只要是认识他的人,就能认出来。那是他抱着周贺一的照片,他也没想到,明明是抱着醉酒的人往车上拖,这个角度看上去,却非常地暧昧亲密。

庄捷予的语音追了过来,简直是在吼:这是谁这是谁这是谁

何故的手有些发抖,他直接打了越洋电话过去,单刀直入地问道:“你怎么有这照片。”

“欧太宁发到一个圈内大牛群里,然后肯定有人转出去啊,他们就说”庄捷予支吾了一下,“欧太宁这个贱人。”

何故冷冷地说:“说什么”

“说宋居寒被戴绿帽子。”

“放他妈的屁。”何故冲口而出。

庄捷予怔了怔:“叔叔,你讲脏话好n啊,小生有点把持不住。”

何故换了一口气:“你休息吧,挂了。”

“别啊,我这儿大清早。”庄捷予不爽地说,“你抱的谁啊,哪儿来的狐狸精啊。”

“朋友。”

“哼,我不信。”庄捷予失落地说,“感觉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

何故想告诉他,确实发生了很多很多事,然而他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庄捷予又道:“欧太宁这个王?#35828;埃?#20182;要是单整宋居寒也就算了,居然还利用你,那是在他酒吧门口拍的吧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欧太宁也是胆子大,?#22871;?#23478;里有点背景,恰巧宋居寒又是事业低潮,就想抢一个代言东山再起,宋居寒是好惹的吗,这下好了,我听说今天就被砸了。”

“嗯”

“真爽,一群人拎着铁棍进去,就撂下一句话,不伤人,然后把整个酒吧砸了个稀巴烂,你心里有没有痛快一点”

“?#23567;!?#20309;故真想知道欧太宁现在还能不能露出那意味深长的笑。

“不过也是因为俩人有?#27801;穡?#23435;居寒好像是睡了他的人吧,表面上嘻嘻哈哈的,背地里一直记恨呢,哼,都不是好东西。”

何故连听到宋居寒这个名字都觉得难受:?#29677;牛?#20320;放心吧,我没事,我连新闻都上过了,还会受这照片的影响吗。捷予,谢谢你的关心。”他知道庄捷予大早上起来找他,是因为担心他。

“客气什么。对了,我下个月就回国了,你一定很想我了吧。”

“嗯。”何故尽力挤出一点笑声,“有点。”

“你呀,可真是不会说话,不过这点我也?#19981;叮?#22909;了,等着给我接风吧”

挂?#35828;?#35805;,何故上网搜了一下?#21834;保?#26524;然是被砸了,媒体还没报道,同志圈里已经炸开了锅,都?#36861;?#20256;闻是欧太宁得罪了黑she会。

何故看了一下现场的照片,确实全毁了,他感到有些解气,可心里并没有好受半分。

宋居寒有多“不好?#24688;保?#20182;才是最清楚的那个。

那天之后,宋居寒好像一下子在他生活中消失了,不仅不露面,连每天的电话短信都没了,但何故还时常能在各种广告媒介上看到他。从最初的愤懑到麻木,也不过花了几天的功夫。

冯峥来找过他一次,他实在疲于应付,就一起吃了顿饭,冯峥见他魂不守舍,很是失落,俩人不欢而散。

孙晴开始做化疗了,何故这些天一直陪着她跑医院,但她好像心不在焉,时常讲一两个小时的电话,还要出去见人。

何故劝了几次不听,就有些火了:“你现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工作就不能放一放吗,有什么事情我去帮你跑腿,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跟我说啊。”

孙晴叹了口气:“是公司的事,你帮不了我,做建筑和做?#26102;?#24046;距太远了。”

何故皱起眉:“就算再重要,也比不上你的健康重要。”

孙晴摇了摇头:“我有分寸的,我这不也没耽误治疗吗。”

何故看着孙晴穿着病号服、带着头套、脸色苍白的样子,又心疼又无奈,他自己就是倔脾气,所以非常了解他妈的性格,但凡是自己决定?#35828;模?#35841;说都不管用。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何故已经习惯了家里医?#27627;酵放埽?#29031;顾妈妈和妹妹的生活,他终于再次感觉到被人需要。

这天回到家,他再次收到了周贺一发来的短信,要求见他一面,哪怕通个电?#21834;?#20182;呆坐了很久,觉得这样把人晾着也不好,但他实在不想和周贺一说话,他害怕周贺一问的问题,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思?#20960;?#22914;何回答,于是他回了条微信?#20309;?#20204;就这样说吧。

周贺一马上回了:你还好吗,那天是不是宋居寒来了,他?#38405;?#20570;什么了

何故回道?#20309;?#19981;想再说那天的事了,对不起,又让你受伤了。

周贺一回道?#20309;也?#35813;说对不起,我喝多了,又给你添麻?#24120;?#23545;不起。

何故叹了口气:贺一,你没做错什么,但我现在状态不好,?#34915;?#22920;还生病了,需要我照顾,?#20197;?#26102;不适合见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很抱?#31119;?#20320;特意来中国找我,我却没办法好好?#20889;?#20320;。

那边沉默了好几分钟,才回道:对不起,但我?#19981;?#20320;。

何故心脏微颤,不知道还应该再回什么。

周贺一也没再说什么。

何故想着周贺一那讨喜的眉眼,感到一阵难过。如果,只是如果,给他一两年的时间,他能够把身体里名为“宋居寒”的毒彻?#35013;?#24178;净,而周贺一还愿意接受他,他或许会和他认真地谈一场?#34507;?#20294;现在不行,他不想?#20960;?#36825;个热情?#23631;?#30340;青年。

去医院给孙晴送完饭,何故打算去接素素下课,素素在上绘画班,时间还早,他可以在附近的咖啡馆坐着看会儿书。

路上,他的手机响了两声,他瞄了一眼,是一封邮件,一闪而过的提示上,被他捕捉到了两个字:勤晴。

勤晴实?#30340;?#26159;他妈公司的名字。

何故有些疑惑地打开手机,扫过标题:勤晴实?#24213;什?#35843;查。

何故心里一紧,把车停在了路边。他看了一下发件人,不是他妈,如果不是他妈,谁会给他发这个东西他赶紧点开了。

调查内容很长,足足有十多?#24120;?#37324;面罗列了勤晴最近几次的贷款,欠银行四个亿,公?#20037;?#19979;多处产业被查封,还有申城政府出台新的环保政策,要求工业区迁址,勤晴的轮胎厂正好在必须迁址的名单上,另外还搜集了多项证据,质疑勤晴实业去年亏损,做伪?#20284;?#39575;股民。

何故越看越心惊,手都在发抖。

勤晴实业本来就是小市?#20498;?#21496;,这些调查里面的随便一项,都足够让它的股价大跌,做伪账这点虽然没有?#23548;手?#25454;,但很多分析都头头是道,显然是充分调查过,而只要这些调查?#36824;?#24320;,监管部门必然要查,究竟会查出什么来,就不得而知了。

何故关掉了文?#25285;?#36820;回邮箱的页面,发现发件人是个陌生邮箱,而?#39029;?#20102;这个附件,一个字都没说,但何故却已经猜到了是谁。

宋居寒。

只有宋居寒才有这样的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通需要的环节,拿到最的信息,作为国内?#26102;?#30028;最大市值的公司之一,宋?#27927;?#23186;的关系网遍布民政商,要?#21448;?#21048;市场上打听一个公司,简直是易如反掌。

也只有宋居寒,才有这样的动机。想起宋居寒那天晚上撂下的威胁

短短半个月,宋居寒除了没拿到账本,几乎已经把勤晴给扒光了。

何故扔下手机,狠狠地捶了一下方向盘,喇叭声伴随着他的低吼愤怒地响起。

他终于明白为什?#27492;?#26228;每天都那么忙,且不论亏损是真是假,欠了银行这么多钱,又面临迁址这么大的变动,肯定有数不清的难题等着她,何况她正在抗癌,还要和丈夫内斗,简直是内忧外患,雪上加霜。

?#20260;?#21364;选择一个人扛着,什么也不说。

何故难受得简直要喘不上气来。

过了好半天,他才拿过手机,拨通了那个他已经删掉却深深印在?#38498;?#37324;的电?#21834;?/p>

电话很快?#27833;?#20102;,宋居寒的嗓音没有了平日的慵懒,很是低沉:“你看完了。”

何故咬着牙:“你想怎么样。”

“来我家,现在。”宋居寒说完,直接挂断?#35828;緇啊?/p>

何?#21490;?#21160;了车,?#30452;?#22320;踩下油?#29275;?#24448;那个他以为一辈子都不会踏足的地方开去。

到了宋居寒家,何故站在门口,用尽了全身的勇气,按下了门铃。

门被打开了,宋居寒站在门口,看上去?#27424;稀?#28040;沉,整个人瘦了一圈,再没了往日天之骄子的不可一世。

何故难以克制心头的怒火,恶狠狠地瞪着他。

“进来。”宋居寒道。

何故握了握拳头,走了进去。

宋居寒的眼睛?#27833;?#21040;尾就没从何故身上移开,那种野兽一般地渴望,让何故心惊。

何故站在客厅?#37266;耄?#19968;步也不再往前了:“说,你想干什么。”

宋居寒走到小吧台:“想喝点什么你好像只?#19981;?#33590;和水。”

何故走到吧台前,冷冷逼视他:“你、想、干、什、么。”

宋居寒顿了顿,抬眼看着他:“我要你。”

“宋居寒”何?#26102;?#24773;都有些扭曲了,“你这个畜生,我到底欠你什么,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25671;?/p>

宋居寒眼里闪过一丝痛苦:“我就是不能。”

“那些资料,你以为?#19968;?#30456;信吗”

“你要是不信,就不会来了,想知道是真是假,直接去问你妈就行了。”宋居寒木然道,“我可以毁了勤晴实业,也可以?#20154;?#19968;切全看你。”

何故一把?#37202;?#20102;他的领子:“你是不是疯了。”

宋居寒勾唇一笑:“大概吧,是你把我弄疯了。”

“你这样做什么意义,?#19968;?#24680;你,?#19968;?#19968;辈子瞧不起你”

宋居寒的大手包住了何故的手,身体前倾,靠近了何故的?#24120;?#28422;黑的瞳仁深不见底:“至少,你会一直属于?#25671;!?/p>

...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
上海天天彩选3 双色球出红球规律 26期两码中特二码中特 中国竞彩网258 足彩胜负彩预测17035 上海快3一定牛开奖结果 梭哈单人操作分析仪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全天 安徽快3有加奖吗 一波中特找蓝珠今期焦点是群众 七乐彩尾号分布图 欢乐斗地主有那些级别 上海快3一定牛走势图 3d开机号1000期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