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乖乖的

小说: 藏道 作者: 梨花雨 更新时间:2019-04-27 05:07:00 字数:2415 阅读进度:687/743

当顾少英突然出现,着实把贺龚吓了一跳,因为他的面前,可是一位杀神。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哪怕他杀了自己的全家,他也没有这个勇气去报仇,在知道了连欧阳煞天,都不一定是他对手之后,他想的只有继续活下去,不再考虑报仇了。

现在,他想活命,看到前面突然出现的顾少英,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你!”贺龚哆嗦着,连话都说不全。

“你是谁!”纯空道长的眼睛突然睁开,看着顾少英,他本来说的,不会有人出现,但是这个人突然出现,可以说啪啪啪打脸。

年纪轻轻,相貌堂堂,纯空道长可不相信这个人实力通天。

可是,顾少英并没有理他,而是看着贺龚。

“不知死活!”他虽然没有破境,但是实力还是很强的,不然欧阳煞天对他也不会很尊重。

凝聚力量,一拳打了过去,内力狂暴,不像正宗道门人的内力,他本来也是西域野道门,自然不存在柔和。

狂暴的力量,毫无花哨的打在顾少英身,而顾少英如沐春风,一点感觉都没有,依旧在看着贺龚。

“那个年轻人在哪!”

贺龚所说的年轻人,十有八九是方恨山,顾少英现在正好想找他麻烦,能杀了,杀了。

“哪个。”贺龚在哆嗦,毕竟欧阳煞天郑重其事介绍纯空道长给他认识,是相信他的实力,但是现在看纯空道长全力一击,在顾少英身根本没有多大作用,知道纯空道长完全不是对手。

“啊!”感觉受到了羞辱,纯空道长加大力量,又加了阴柔邪恶的力量。

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跳蚤是跳蚤,再蹦哒死了,还是要死的!”顾少英说道,然后双手一拍,直接是太虚。

太虚对破境之下的人,有着强大的杀伤力,虽说并没有杀死纯空道长,但是却已经将他打的只剩下一口气。

贺龚不在说话,只是看着顾少英,他不敢说话,那一掌如果结结实实的打在自己身,肯定是只有死路一条。

“说,方恨山在哪里!”顾少英笑着,但是给贺龚的感觉,像冬天的寒冰一般,难以忍受。

“方,方恨山是谁?”贺龚往后面爬去,顾少英并没有管,任凭他这么走着。

“哦,那你说的,那个年轻公子模样的人,是谁?”顾少英并没有着急,他有把握,如果自己出手,这个房子里面的所有人,都不会活着。

“长的很瘦,看去很低调,但是却冒着邪气,笑容也很假,从来没说过他是谁,只有二长?#29616;?#36947;,他是二长老接过来的人。”

他已经没有多少追求,但是这件事在百绝门都不是什么秘密,他自然知道了很多。

“很好。”十有八九,那个人便是方恨山,毕竟方恨山可是低调了二十多年的一个人啊。

“那么那个人,现在在哪。”

“他想杀我的女婿,是二长老引狼入室,正好我的女婿被人下毒,命悬一线,如果他动手的话。自己必死无疑。”

“我问的是,那个人在哪!”

一个五十多的,喊七十多的人为女婿,顾少英真觉得很恶心。

“在二长老那里。”

“二长老在哪,你带路!”顾少英此行,是为了方恨山,如果方恨山在的话,那么?#34385;?#24456;好解决了,毕竟黑袍不在这儿。

顾少英如今的实力,哪里去不得?天底下只有十多个老一辈的强者他还不是对手,剩下的他已经不再放在眼里。

“我去的话,会被杀死的啊!”现在的贺龚,谈死色变,怕死怕的要命,哪怕仇人在他面前,他也不敢生报仇的想法。

“不去的话,现在是死。”顾少英笑道,虽然笑着,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很可怕,像是地狱出来的魔鬼一般。

“饶命,饶命啊!”已经磕头起来,身体不自禁的打颤,整个人脸色变得很差。

“想让我?#21738;?#19968;条命,真的很简单啊!”

慢慢走进去,看着贺龚,那个已经失去人格尊严的一个人。

“只要你乖乖的,我饶了你的命啊!”

……

顾少英离开的时候,在周围打探到净室所做的?#34385;椋?#21487;以说是欧阳煞天抓女人做鼎炉的帮凶,所以顾少英自然不会存在怜悯之心。

没有怜悯之?#27169;?#33258;然是灭门,一场火将这个净室,直接化为灰烬。而里面的三十多人,也全部成为掌下亡魂。

“哟,出了个门,带了一个人!”

等看清楚这个人,又是换了语气,“带了的这个人,还是一个?#25163;?#30693;州啊,一个好好的?#25163;?#30693;州不做,来这个西域荒凉的地方,做什么啊!”

顾少英的朋友,自然不简单,贺龚哪敢说什么话。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个五十多的人,被两个年轻人羞辱,一句话都不说。

还有个年轻人,站在旁边一句话不说,但是可以肯定,这个人绝对不凡。

虽然没有任何,但是眼力见识贺龚还是有的。

“他知道方恨山的下落,而且,白花红报仇的希望,一部分取决于他。”

顾少英说道,然后贺龚低下了头,他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关键人物,而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而已,只是自己运气差,第一步便碰到了那个煞星。

“贺大人这么重要?”妙妙说道,眼睛看着贺龚,那眼神,贺龚觉得是让自?#33322;?#25152;有刑法都承受了一遍似的。

“说吧,贺龚,二长老在哪,方恨山在哪。”

“他们在神血教不远处,那里有个私宅,说是一个客栈老板的产业,但是真正的主人却是神血教二长老。”

“他们全部住在那里,那个地方好像是大长老给他?#20302;底急?#30340;,我无意间听说的。”

大长老给二长老?#20302;底急?#30340;?这句话在顾少英心目,可是有了一定的影响力。

因为,神血教的大长老,便是黑袍。

“我且问你一句,黑袍在,还是不在?”

贺龚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黑袍到底在不在。”

“我来到神血教三年,三年间,我从来没有见过黑袍,欧阳煞天也从来没有见过,但是却经常有黑袍的命令颁布出来。”

“我唯一知道的是,最近命令颁布的有点少。”

本书来自#//x.html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
六合图库护民 nba推荐分析微博 法网直播吧 50032彩票 香港马会单双中特资料 555通比牛牛技巧 澳门亚盘精髓 昋港中特网免费资料大全 欲钱买好运打一生肖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七乐彩胆拖怎么玩 最近100期七乐彩走势图 足彩胜分差什么意思 湖南彩票动物总动员 广西快3开奖结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