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疑心顿生

小说: 重生霸道嫡女 作者: 陈瑾宁李良晟 更新时间:2019-03-18 01:41:51 字数:2233 阅读进度:118/581

瑾宁看着他,眸子若火,“我可以低声下气,但是,她不值得,我从来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你还要她敬你?”陈国公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

“不敬我,便要害我么?我没?#24515;?#20040;假仁假义,她害我,?#19968;?#24471;顾念什么本来就没的骨肉亲情去给她认错。”瑾宁冷道。

陈国公沉了一口气,盯着她,“你真要这么固执吗?”

“这不是固执,这是底线,任何人都该有一条底线,过?#35828;?#32447;,就再没什么人情讲。”她说。

陈国公冷道:“鬼扯,自己家里的人,还讲什么底线?”

“就是自己家里的人,才更要讲底线,正如我?#38405;悖?#20320;是我的父亲,你生而不养,可到?#23376;?#29983;我的情分,我可以容忍你不对我好,却不能容忍你帮着别人来害我算计我。”

“你……”陈国公气结,“你满嘴歪理,像你这样,日后想找个人?#38405;?#22909;也不可能。”

“那我就自己对自己好。”瑾宁看着他,“不让害我之?#35828;?#36894;,便是对自己好的一种方式。”

“你这些歪理,都是?#25214;?#25945;你的?”陈国公眼底跳跃着怒气。

瑾宁讽刺地看着他,“是啊,都是师父教的,本来你也有机会教我,可你不要。”

陈国公脑子里迸出一句话来,甄氏的女儿就是比不得长孙氏的女儿矜贵。

这是她说的,这是她认为的。

“看来,和你说道理是说不通的,不道歉便罢了,明日收拾东西回青州吧,国公府容不下你。”陈国公下了决定。

这是头一回,他认认真真地说要赶走她。

瑾宁心里像是被什么狠狠地撞了一下,她抬起头,眸色渐渐冰冷。

她以为自己已经不在意了,可原来,还是?#24515;?#20040;丁点儿在乎的。

她笑了起来,笑得玩世不恭,“既?#36824;?#20844;府容不下我,那我明日便搬去总领府,这京城,总有容得下我的地方,总有对我好的人,总领府住不下去,还有甄大将军府。”

她站起来,垂下眸子,“夜深了,国公爷请回吧。”

说完,她便转身要进去。

?#32610;?#20303;,你去总领府住,算什么?”陈国公气急败坏。

瑾宁回头看着他,凉凉地问:“那?#19968;?#38738;州住,又算什么?我?#38405;?#26412;就没什么期待,但是你出声赶我走,还是让人心寒,我不知道母亲当年为什么一定坚持要嫁给你,你凉薄自私,是非不分,刻薄寡恩,我想,母亲当年嫁给你的时候,是断没想过,你会这样对待她的孩子,她若在九泉之下有灵,一定会后悔当日的选择。”

瑾宁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国公心头又怒又惊,他非得要强行送她回青州不可了,留在京中,还不知道还闹出多少事端来。

一回头,便对上了钱嬷嬷那炯炯目光。

青莹还是怕瑾宁吃亏,去见了嬷嬷过来。

“看来,老身之前说的话,国公爷是没听进去了。”钱嬷嬷慢慢地走进来,脸上的皱纹耷拉得厉害,但是却无端有一种威严,“老身托大,再说几句不该说的话,还望国公爷别怪罪,所谓三纲五常,五伦?#35828;攏?#22269;公爷都得很好,便连皇太后都赞誉国公爷。可外边人人称道的国公爷,为什么却会招得县主如此怨恨?知道为什么吗?”

陈国公看着她,“嬷嬷有话便直说。”

“因为,”钱嬷嬷伸手压了一下发髻,摇摇头道:“该是国公爷的责任,国公爷没有尽到,退一万步问,夫人真的是县主害死的吗?便是真的,夫人不是心?#26159;?#24895;吗?那是她付出生命的代价换来的宝贝疙瘩,被她深爱的男人这样糟踏贱待,她九泉之下,能瞑目吗?县主不是路边的野草,她出身高贵,父亲是国公爷,母亲是甄大将军嫡女,两边都是军候世家,可她像什么?这些年她活得像什么?像孤女,像乞丐,便是如今她得到的一切,都是她比旁人耗费多许多力气换来的,她捍卫,天经地义,难不成自己辛苦得来的还要被抢走?县主的性子,国公爷不了解啊,她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不是老夫人先犯了她,她会自找麻?#24120;?#35841;嫌日子过得舒适偏要找些麻?#24120;?#20877;退一万步,国公爷与其一直想着夫人是为生县主而死,不如想想一个身体壮健的女子,为什么?#21507;?#20250;出现那么多症状到最后会难产而死?再想想那长岐道人说的,有几句话是准?#35828;模俊?/p>

钱嬷嬷福身,“老身?#36291;?#20110;此,同样的话,以后真不会再说,但是还要一句话撂在这里,老身答应了苏大人,要?#27492;?#25252;住县主,若有人对县主不利,老身便是搅个天翻地覆,也定不会叫她受半点委屈。”

说完,她也转身走了。

陈国公慢慢地走出去,?#36214;?#22320;品味着嬷嬷的?#21834;?/p>

这么多日子以来,那么多人跟他说过这些事情,他虽偶尔有触动,但是,远不如嬷嬷这番话来得震撼。

尤其,这还牵涉到了甄依。

如今能直击他心窝的,也只有她当年的死。

他脑子里闪过许多往事,从她?#21507;?#21040;出各种状况,最好的情况是在枣庄里住的那个月,看着她的脸色就红润了起来。

后来母亲病了,她回来侍疾,身体眼见着又差了下来。

还有长岐道人……

他说,阿甄在九泉之下不能瞑目,因为她生了一个克?#29301;?#24403;年他对这种说法深信不疑。

但是,他为什么会深信不疑?

脑子里又闪过许多人跟他说过的话,其中,最明显的是母亲说过的?#21834;?/p>

母亲说,让晖哥儿跪在甄氏的牌位前,给她点香,却怎么也点不着。

而他事后,也点过那些香,确实是怎么都没点着,然后长岐道人说,是她魂魄不宁所致。

送走瑾宁,不让她祸害国公府,再给她点香,便都能点着了。

打从那时候开始,他对长岐道?#35828;?#35805;,便深信不疑了。

事情相隔多年,但是有些话,有些事情,他历历在目。

还有,阿甄当?#26207;?#36793;伺候的庭姑姑,在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说夫人死不瞑目,她是哭着说的,但是,当时他认为是生了瑾宁的原因,如今想起庭姑姑那满目悲凉,?#39038;?#26159;另有所指。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
3d彩报 北京极速赛车是骗局吗 无人领取的奖金 福建福彩网 优游娱乐平台怎么注册 大乐透合买怎么样 甘肃快3走势图号码统计器 公开合数单双中特 福建十一选五规则 福建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一定牛 黑龙江11选五的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号表 欢乐斗地主透视工具 福彩中奖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