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勇退

小说: 帝师夫妇日常 作者: 画江 更新时间:2019-04-23 10:14:01 字数:2334 阅读进度:544/564

众人闻言一怔,旋即那些有心此次选秀的人家便都忍不住暗自激动起来。

什么“偶感风寒”之类的,都只不过是孟氏的推脱之词罢了。看来,韩家是无意于此次的后妃之选呐!

少了韩家这个强劲的对手,别说是四妃了,便是皇后的席位她们家的女儿也能争上一争了。

只是,她们实在是好奇,韩家为什么不凭借从龙之功和外戚的身份,凭借康平帝的倚重和信赖,趁机塞一个女儿入宫,以图更上一层楼。

有人便顺势关切道:“既是如此,那可得小心保养才是。如今天寒地冻的,风寒之类的可马虎不得。”

其他人也便纷纷附和,问候韩芸,十分地尽心体贴。

孟氏少不得谢过众?#35828;?#20851;切,佯作并不知晓她们心中的打算。

果然,问候过后,便有人笑着试探道:“虽然不凑巧,芸姐儿病了,但韩家乃是大族,姑娘们也不少,夫人也该趁便带着她们姊妹们出来走一走才是……”

孟氏听着众人这么说,微微一笑,道:“虽然是一族中的女儿们,但是她们各自有各自的父母做主,倒也很用不着我们去带着。各人有各?#35828;?#32536;法,且随她们去吧!”

众人听孟氏这话,知道她非但是不主张韩芸参与后妃竞选之事,竟然是连韩家别的女孩子也并不替她们筹谋了,心中不免更?#19981;丁?/p>

韩家虽然是康平帝的外祖家,韩彦等人更是得康平帝的青眼有加,但到底亲疏有别,除韩迁一脉之外,估计别的在康平帝心中的分量也有限。

如此一来,即便是韩家有姑娘们参与后妃的竞选,也未必能?#20154;?#20204;得许多便宜。

想到此处,有些人脸上的奉承之色不免也更加浓厚了,侍候孟氏婆?#27604;?#20154;也愈发地体贴周到了。

孟氏婆?#27604;?#20154;冷眼瞧着众?#35828;?#31070;情举止,心中暗?#23548;平稀?/p>

淮安王妃却在一旁连声暗道“?#19978;А薄?/p>

若是韩芸肯参选,那皇后之位哪里还有别家觊觎的份儿?

想到这里,又不免暗自赞佩,佩服韩家?#36824;?#24403;前,非但不曾迷了本性、汲汲以求,反而愈发地清醒克制了。

就冲这份心胸见识,韩家日后也定然会?#36824;?#32501;长的!

众人?#35874;?#19981;久,便有太监高声唱道:“圣上驾到——”

众人便连忙收住了笑语,由淮安王妃率领着,鱼贯出了亭子,迎了上去。

“见过圣上,恭祝圣上万福金?#30149;!?#20247;人乌泱泱跪倒了一大片,恭声问?#30149;?/p>

那些各家适龄的姑娘们也都跟在自家母亲身后跪下请安,有那胆子大的,还?#37027;?#22320;抬头飞快拿眼偷觑康平帝一眼。

只见年?#35789;?#20108;的少年天子,已经是身材颀长、姿容不凡,更兼天威深重,让人不敢直视,更觉得眼前人如天神下凡一般,心中?#27425;?#19981;已,暗生仰慕。

“诸位快快平身。”康平帝连忙抬手笑道。

声音沉稳又和煦,尚带着一丝稚气,但正是这份稚气,让人愈发觉得温和可亲了。

在场的小姑娘们,被康平帝这一语一笑,早就?#32536;么?#20303;了。

更兼仰慕康平帝姿容俊雅不凡的,不免一时春心萌动,面颊绯红。

倒也有那不过跟随自家长辈来走个过场的,无意于后妃之位,虽然不?#23110;?#20154;一般对康平帝一见倾心,但也都对于眼?#32610;?#20301;俊雅温和的少年天子颇有好?#23567;?/p>

康平帝不知自己已经撩动了多少姑娘的少女情?#24120;?#21482;连忙上前,亲手扶起了孟氏。

淮安王妃见状,也并不吃味,反而笑着上前,帮忙搀起了戚氏和舒予。

于是,一行人又随着康平帝在赏心亭?#26032;?#24231;。

至于其他没有资格在赏心亭?#26032;?#24231;的,也都被淮安王妃派人?#25165;?#22312;其他亭?#24247;?#20013;了,吩咐宫人们仔细伺候着,不得失礼。

一时,赏心亭中,只剩下了淮安王妃、孟氏婆?#27604;?#20154;,并两个宗室女眷陪着。

至于伺候的宫人,都被康平帝留在了厅外,只留下两个宫女伺候酒水。

康平帝见在座的都不是外人,便小声跟孟氏诉委屈:“外祖母,怎么不见芸妹妹过来?#20426;?/p>

话?#31456;?#38899;,戚氏脸上的笑容就禁不住一僵,她赶忙借着低头斟酒之机遮掩了过去。

舒予在旁看得真切,便借着给戚氏夹点心之机,给了戚氏一个安抚的微笑。

戚氏不愿意韩芸入宫,这是一早就跟孟氏禀明过?#35828;摹?/p>

而韩迁与韩端父子两人,在韩彦“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的劝说之下,更兼有韩琬的前车之鉴,也早就熄了借自家姑娘去攀附宫中的念头。

因此戚氏一委婉说出不愿意韩芸入宫的话,他们父子两人思?#30631;?#21051;,便都爽快地同意了。

男人们已经拿定了主意,孟氏自然是照办不提。

所以来之前,孟氏就叮嘱戚氏和舒予妯娌两个道:“若是有人问起,就只管说芸姐儿着了风寒,病倒了。别的,一概都不要多说。”

戚氏和舒予两个对此乐见其成,自然是没有不答应的。

只是,没有想到康平帝竟然也提起了这个话儿。

戚氏这才不免紧张失态,生怕已经说定?#35828;?#20107;情再有了变故。

收到舒予的安抚,戚氏这才?#26376;?#23450;了定神,专心听着孟氏对答。

只听孟氏陪笑道:“芸姐儿近日着了风,臣妇怕她把病气带到了宫中,这才让她留在家中休息的。还请圣上见谅。”

谁知康平帝听了,立刻眉头紧皱,连声?#23454;潰骸?#33464;妹妹生病了?要不要紧?严不严重?我这就派个御医去替她看诊……”

说着话,就要高声召进宫人来吩咐。

孟氏一听,心中?#20598;保?#36830;忙笑着劝阻道:“又不是什么大病,只是需要调养两日罢了,哪里就动用得到御医了?圣上既然爱惜你芸妹妹,那就该替她考虑一些,免得福气太大她承受不起,反而折了寿。”

孟氏一语双关。

戚氏听了,?#26376;?#25918;了心。

韩芸是装病还是真病,太医一查就出来了,到时候落个欺君之罪,即便是康平帝不追究,难道她们就不会心中不安了?

但?#31119;?#24247;平帝能够听懂孟氏话里婉拒的意思,不为难她们。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