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夫妻

小说: 帝师夫妇日常 作者: 画江 更新时间:2019-04-25 08:20:43 字数:2735 阅读进度:546/575

康平帝这一句“孩儿?#20445;?#21448;勾得舒予心中禁不住感慨万千、酸楚不已,眼底也忍不住一热,连忙用力忍住了。

“好孩子。”舒予笑了笑,抬手本来要摸康平帝的脑袋的,又觉得此举大不合适,便顿了顿,作势要收回手来。

谁知康平帝早就察觉了舒予的意图,连忙趁着她尚未收回手去之时,主动将脑袋凑了上去,蹭了蹭,动作猛烈又急切,像是害怕晚了一步,就赶不上了似的。

手底柔软又熟悉的触感,让舒予到底忍不住滴下泪来。

康平帝也早就红了眼圈,牵着舒予的衣袖,撇嘴委屈道:“娘……舅母好久不来看孩儿了,可见是有?#35828;?#24351;妹妹,便顾不上管孩儿了……”

一番抱怨又赌气的话,说得舒予眼泪流得更多了。

母子两人抱着各自啜泣了好一会儿,这才勉强收住了眼泪。

舒予稍稍整理了衣衫鬓发,先喊进外头伺候的宫女,让她们端水进来。

一时,水送了进来,舒予仍旧屏退众人,亲自替康平帝梳洗。

康平帝难得再享受舒予这般体贴照料,开怀不已,便?#24616;?#22320;坐在那里,任由舒予给他梳洗。

梳洗罢,舒予一面替康平帝正衣冠,一面笑道:“说?#20999;?#26377;?#35828;?#24351;妹妹便忘了你的话,可又孩子气了不是?

“我虽然疼爱你如亲子,但是到底君臣有别、宫墙相隔,更加上先时尚有孙党一脉虎视眈眈,你们在朝中本就势单力孤、如履薄冰,我又怎么好因为自己的疼爱之心,授人以柄,让别人攻讦你们呢?”

康平帝先前说?#20999;?#35805;也不过是委屈撒娇罢了,如今听见舒予这般郑重地开解他,自己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便红着脸嘿嘿笑了两声,扯着舒予的衣袖撒?#24247;潰骸?#33285;母放心,孩儿心里都明白着呢!”

顿了顿,又一脸期待地抬头笑道:“如今朝中局势大体已经平定,少了先前的许多顾?#29301;?#33285;母若是得空,可要经常进宫来看看孩儿。还有忻弟和葭妹妹,舅母也要多多地带他们来宫里玩耍才是。

“免得分隔久了,我?#20999;?#24351;妹之间生分了。”

舒予笑着应了,想起正事,遂又说道:“这些家常话儿咱们过会儿再叙,眼下我倒是有个要紧的?#34385;?#35201;问你呢。”

康平帝一听,也想起先前未说完的?#34385;?#26469;,连忙笑道:“舅母且说吧,我听着呢!”

舒予遂正色问道:“你方才总是?#21463;?#22992;儿,你到底是真心?#19981;?#22905;,所以才想要她进宫陪伴你的呢,还是为了别的?#20498;剩俊?/p>

见舒予问的是这件?#34385;椋?#24247;平帝忍不住先红了脸。

毕竟事关自己的亲事,他便?#20999;?#24773;调皮了些,又怎么好意思当着舒予的面谈论这些呢?况且今时不同往日,这几年皇帝做下来,整日跟孙长玉斗法,他性情早就变得沉稳许多,不似先前在?#24213;?#23528;的调皮捣蛋了。

正待要拿话岔开,抬头一见舒予满面郑重,不似打趣他,康平帝一愣,想了想,遂又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和盘托出。

“若是非得选一人为后,我自然希望那人是芸妹妹,而不是旁的哪一?#36824;?#23064;。一来我和芸妹妹?#39038;?#26159;相熟,二来芸妹妹是韩家的姑娘,我也放心。”康平帝郑重应道。

舒予一听,便把心先放了一半。

只要不是康平帝对韩芸情有独钟、非她不可,那这件?#34385;?#23601;还有回旋的余地。

舒予想了想,遂先把韩芸入不入宫的?#34385;?#20808;放在一旁,转而教导起康平帝何为婚姻来。

“那咱们暂且不提芸姐儿,你以为,什么是夫妻?”舒予笑问道。

康平帝见舒予突来此一问,愣了愣,才又回道:“自然是像舅舅和舅母这样恩恩爱爱、互帮互助的了!”

他打小就是这么看着韩彦和舒予恩爱扶持过来的,心中自然也想要一份这样安稳又温暖的感情,而不是像亲生父?#33258;?#22025;帝对待生母端妃一般冷漠残忍。

舒予顿了顿,才又说道:“这是自然,谁家不希望夫妻和美、上下和睦的?可你要知道,你是皇帝,身上担着国家社稷、万万黎庶,责任重大?#27426;?#20320;的舅舅是韩家的幼子,无需承宗,与你大不相同。

?#21543;?#20026;帝王,便是婚事,也不能和寻常人家一样随意。这个,你可有想过?”

康平帝一呆,默然不作声,双手却不由自主地交握起来。

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但是他并不愿意去面对,更不会去作深想,所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

舒予也不催他,只耐心等着他自?#21512;?#26126;白了。

一室寂静无声。

良久,康平帝才喃喃低语道:“难道,做皇帝的,就不能一生一世一双人吗?”

“当然可以!”舒予笑着,郑重应道。

康平帝一愣,猛地抬头看向舒予,目露疑惑,一时不明白舒予前后说的话怎么不一样。

舒予见状,遂笑着缓缓劝慰他道:“若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那圣上便先得?#24515;?#21147;不让别人拿婚姻之事掣肘您,而您也不会把自己的婚姻当成坐稳帝位的筹码!”

换言之,康平帝得靠自己的能力掌控朝野,带领群臣创造出一个太平盛世来!

康平帝一时低头不语,?#24213;?#24605;量舒予话里的深意。

许久,康平帝抬起头来,一?#33251;?#23450;地说道:“舅母放心,您的话,朕明白了!”

是?#21322;蕖?#26126;白了,而不是“我”想通了。

舒予见康平帝领会了她的意思,心中大为快慰,笑道:“好!那我就等着看圣上帝后恩爱一生,人间传为佳话!”

康平帝重重地点点头,目?#37117;?#27589;。

舒予见康平帝自?#21512;?#36890;了,也放了心,遂起身笑着告辞道:“今日我就不便久留了,免得?#20999;?#26377;心人见我久久不去,再传出什么不好的话儿来,反倒让圣上为难。

“况且正如圣上所说,眼下我朝内外清肃、安乐和平,圣上什么时候想找人说话了,再召我们进来就是了!”

康平帝明白舒予的意思,是怕?#20999;?#26377;心借女求荣固宠的人家背后议论韩家主宰后妃之选,无端生出许多风波来,便也笑着点点头,道:“我送舅母出去。”

舒予见康平帝用心?#33080;希?#20498;也不推脱,笑着点头应下。

于是母子二人相伴除?#35828;?#38376;,朝宫门缓步行去。

路途再远,总有尽时;心中再是不舍,也需得忍悲挥别。

临别之际,康平帝小声嘱托舒予道:“还请舅母回去跟外祖和大舅母说,让他们不必担心。芸妹妹,现在在我心里,也就只是妹妹而已。”

方才在赏心亭时,孟氏和戚氏的神情他看得明白,两人并不愿意韩芸入宫。

想起生母端妃无辜枉死,康平帝也能理解她们的担忧和顾?#29301;?#26159;以并不生气。

舒予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点头应道:“我记住啦。圣上快些回去吧,且保重龙体!这天寒地冻的,小心晚风吹多了再着了凉。”

康平帝虽然笑着应了,但还是?#23545;?#22320;瞧着舒予出了宫门,登上马?#25285;?#30452;到不见了身影,他这才转身踱回宫内。

此生,他定要帝后一生相守,美满幸福!

夕阳西下,余晖将康平帝的影子拖得老长,在这个偌大的宫中显得孤单寂寥,待人依偎劝慰。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