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三 买命的八百多万

小说: 混子的挽歌 作者: 岐峰 更新时间:2018-11-27 17:55:23 字数:3657 阅读进度:895/1458

我站在山包上,看见东哥中枪掉进山涧里以后,脑海中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开始跟着急促了起来,脑门顷刻凝聚了一层冷汗。

‘呼啦啦!’

对伙的四个人看见东哥中枪了,打着手电四下照了照,沿着一条小路开始往沟下走去,很快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艹你妈,死就死了!”看见对伙四个人向东哥消失的方向摸了过去,我一咬牙,也扭头折返了回去,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我也不能丢下东哥不管。

‘踏踏踏!’

等我沿着崎岖的山路,深一脚浅一脚的跑?#33050;?#23665;道边上的时候,对伙的四个人已经顺着一个斜坡,走到了山涧下面,对伙的四个人手里都拿着手电,所以注意力都在视线范围内,并没有注意到我,而我站在路边向下看,则可以很清晰的看清他们。

这时候,那四个人在坡下打着手电,还在不断地搜?#30333;?#19996;哥,我也站在坡上,借着微弱的月光搜?#30333;?#19996;哥的身影,我此时站的位置,就是东哥刚刚跌落山崖的位置,在我脚下,开有一大滩血迹,被月光一照,是很大一块漆黑的阴影,东哥跌落的位置,距离路边只有两米多高,而?#19968;?#38271;着半人高的杂草,如果是跳下去,都不一定能受伤,可东哥是摔下去的,而且这个坑下面并不是平坦的,而是一个斜坡,从我这里到坡度,至少得有十五米深。

‘哗啦!’

下面那四个人趟着荒草,分散开搜寻了差不多一?#31181;?#30340;时间,距离我十多米远的一个人便率先抬手,对着草丛里晃了一下手电:“找到了,人在我这呢!”

“看看人还有气吗?”另外三人闻言,也都开始向那边聚拢。

‘噗通!’

听说对伙的人找到东哥了,我顺着路边直接跳下去,也开始趟着荒草向那边行进,我们所处的这片?#38047;潁?#26159;两座山之间的风口,凛冽的山风不断吹过,引?#27809;?#33609;‘哗啦啦’直响,所以对面的几个人,也并没有注意到我的脚步声。

“人还有气呢!”那个最先找到东哥的人俯下身探了探,抬头回应。

听说东哥还有气,我顿时松了口气。

最开始被东哥挟持的那个人走上前后,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东哥:?#20843;?#20204;不是俩人吗,另外一个呢?”

“不知道,咱们追上来以后,就只看见了他一个人。”那个人摇了摇头,指着地上的东哥:“怎么办?”

“什?#19995;?#20040;办,干死他!”被东哥在腿上崩了一枪的人闻言,‘哗啦’一声撸动了枪栓。

“哎,你别JB扯淡!”带头中年看见同伙的动作,连忙阻止了一下。

“我扯淡?!”瘸腿中年闻言,嗷的一嗓子,顿时急眼了:我他妈腿都让他崩了,你告诉我,啥叫不扯淡?”

“操,咱们是为啥过来的,你心里没数啊,他如果死了,那咱们来这的意义就没了。”带队中年耐心解释了一句。

距离众人不到五米,趴在草丛里蛰伏的我,听见带队人的话,顿时一愣。

“我他妈不管什么JB意义,现在你答应给我的钱,我一分没拿到,还挂了彩,我凭啥给你办?#25314;俊?/p>

“这样吧,刚才他们交出来的旅行包里,还有点现金,差不多有四五十万,这?#26159;?#20320;先拿走!”另外一个人也跟着劝了一句。

“去你妈B的,来之前讲好了每人一百万,现在你们用他妈几十万块钱,在这和我扯王八犊子玩呢?”瘸腿中年根本没搭理几人的?#30333;瑁?#20877;次举枪:“我必须把这个B养的干了!你们谁拦着我,我他妈崩谁!”

“咳……咳咳!”这时候,地上的东哥也?#20154;?#20102;两声,幽幽转醒。

“艹你妈,跟这个世界说再见吧!”瘸腿中年骂了一句,作势打算开枪。

“别动手!”看见瘸腿中年的举动,我直接从草丛中站了起来,大声喊了一句。

?#20843;浚 ?#21478;外三人听见我的声音,速度很快的转身,将枪口指向了我这边。

‘刷!’

忽然照过来的手电光芒,晃得我眼睛生疼,我把手举过了头顶:“别!别伤人!你们要钱,我们给钱就是了,千万别开枪!”

‘踏踏!’

对伙的一个人看清我的模样后,两步走上前来,对着我的头上‘嘭’的就是一枪把子,直?#24433;?#25105;给砸躺在?#35828;?#19978;:“小B崽子,你不是能跑吗,再跑啊!”

“我要是真想跑,根本就不会回来!”我捂着哗哗淌血的脑袋,看着那个带队的中年:“你们求财,我求平安!别伤人,我给钱,?#26032;穡俊?/p>

“小飞,你他妈的!”刚刚在地上坐起来的东哥,看见我也被人按在地上了,顿时咬牙骂了一句。

“把嘴闭上,?#38405;?#26377;好处。”带队中年再次抬腿,一脚把东哥踹倒在?#35828;?#19978;,随即迈步走到了我身边:“?#24179;?#21602;?”

我抬头看着带对中年:“你能保证,我把金条给交出来,你不会伤害我们吗?”

‘嘭!’

?#19968;?#38899;未落,身边那个人再次将我一脚踹倒:“小兔崽子,哪他妈来的那么多废话,金子呢!”

“你能跟我保证吗?”我看着带对中年,再次开口。

“我们本身就是求财的,只要你别耍花招,我肯定不动你。”带对中年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希望你说?#20843;?#25968;。”说话间,我从地上站起身,把掖在腰带内的保暖内衣向外一拽,同时掏了掏衣兜。

‘叮?#20445; ?/p>

八根黄澄澄的金条顿时散落一地。

我咬牙看着地上的金条:“这里面是一半的金条,剩下的都在宝马车的副驾驶座椅下面。”

刚刚踹了我一脚的中年,蹲下身子,把金条都塞进了自己的衣兜里,然后拿起一根咬了一下,看着上面的牙印,对带队中年点点头:“是真货,纯度很高。”

看见对伙的人将金条尽数装进口袋里,我心疼的都快掉眼泪了,东哥抵押了那么多东西,才换来的八百多万,拿在我手里还不到一个小时,就他妈没了。

“好!”带队中年跟同伴点了下头,转身又向东哥走了过去,蹲在东哥身前,伸出了手:“车钥匙给我。”

东哥听完带队人的话,皱起了?#36857;骸?#26379;友,你抢我,真是为求财啊?”

“艹你妈了个B的,我问你啥你就说啥得了,哪他妈来的这么多问题呢?!”瘸腿中年直?#24433;?#21452;管猎的枪口抵在了东哥脸上:“钥匙呢?!”

东哥咬牙看着带对中年,没吱声。

带对中年看见东哥的眼神,咧嘴一笑:“哥们,都到这时候了,我劝你一句,尽量别给自己找麻烦,否则闹出点什么不愉快的意外,?#38405;?#25105;都而言,都不好,你觉得呢?”

?#21834;?#38053;匙在车里,走的时候,没拔。”东哥跟带对中年对视数秒后,似是妥协般的开口。

中年闻言,看着一个同伴:“你回去看看,车里有没有黄鱼。”

“好!”同伴应了一声,转头向停车的地方跑去。

几?#31181;?#21518;,那个人折返了回来:“东西都在!”

“行,走了!”带队人听完同伙的话,一点没犹豫,带着其他人转身就走,想了想,又顿了一下脚步,看着我们:“我现在心情还算不错,所以暂时只是求财,别跟着我,否则等咱们再见面,我可真就是要命了!”

话音落,对伙的四个人很快消失在了茫茫山野?#23567;?/p>

……

“东哥,你没事吧?”等那伙劫?#39034;?#20102;以后,我几?#33050;?#21040;东哥身边,伸手一扶他的胳膊,感觉手上全都是血:“你?#35828;?#21738;了?”

“没?#25314;?#23376;弹擦着肩膀干过去了。”东哥摇了摇头,随后看着我:“我他妈不是说了让你撤吗,你跟个浪B似的,返回来干什么?”

“我本来是想跑的,但是刚?#33401;?#21435;,就看见你中枪掉进山沟子里了,?#19968;?#33021;看着你死啊!”确认东哥的枪伤没有大碍以后,我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35828;?#19978;。

“唉……!”东哥听完我的话,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也没说别的,撑着地,呲牙咧嘴的站起了身:“这地方不能留,咱们得马上走。”

“好!”

话音落,我扶着东哥,两个人一瘸一拐的向远处走去。

……

我跟东哥沿着山路,一直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一个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将大概位置告诉国豪以后,两个人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等待了起来。

凌晨的山里温度低的吓人,加上之前又折腾了一身汗,我坐在石头上,脑门?#30333;?#28909;气,冻的直打摆子,而东哥的伤虽然没什么大?#25314;?#20294;一直在流血,脸色都白了,看见东哥的模样,我哆哆嗦嗦的起身,去旁边的松树上撅了两根树杈子,点了一个简单的篝火。

二十?#31181;?#21518;,在火焰的炙烤下,我的身体逐渐回?#25314;?#25163;脚也灵活了不少,将身上的?#36335;?#25749;成布条,给东哥肩上的枪伤进行了一?#24405;?#21333;的包扎。

给东哥包扎完伤口后,我叼着一支烟,坐在火堆边,此时等抢劫的事过去,我往回一琢磨,顿时感觉这件事不对劲,因为这其中的疑点,也太他妈多了,转头看了一眼东哥,他也眉?#26041;?#38145;,脸上的表情十分烦躁。

“东哥,晚上这伙人,路数有点不对啊。”我看着东哥,率先开口:“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说,他们都不像完全是为了钱来的,而且身份也不像是他们说的,是那种穷疯了的?#32784;劍?#23545;了,在你昏倒的时候,?#19968;?#21548;对方那个带队人说过,他说如果你死了,他们来这的意义就没有了。”

“我知道。”东哥听完我的话,深深地叹了口气:?#30333;?#20174;看见路上那个坑开始,我就知道这伙人是带着目的来的,否则他们要真是求财,在这种深山老林,直接给咱俩干死,挖个坑埋了,可能过三五十年,都没?#22235;?#32473;咱俩抠出来。”

“这件事太他妈邪门了。”听完东哥的话,我咬着嘴唇,眉?#26041;?#38145;:“抢了咱们的钱,还要留着咱们的命,他们这么做,是图什么呢?”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
2元彩票当年终奖 福彩35选7怎么选号 3d开机号今天 快乐飞艇是哪个国家的彩票 江西快三昨天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南粤風彩36选7开奖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黑龙江时时彩500彩票网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基本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 单双中特 西甲直播pptv 彩票过滤软件 2011单机游戏梭哈图片 一码一肖中特大公开 秒速时时彩技巧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