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魔尊之女(二)

小說: 劍道純陽 作者: 眼0珠 更新時間:2018-11-07 19:07:42 字數:2489 閱讀進度:249/498

隨著女異魔話音落下,黑色的蓮臺上開始降下一道道黑色的火焰,從這些火焰里面,西門劍感受到死亡的氣息,這些火焰能夠將他燒成灰燼。

“天蓬!”

西門劍瞳孔一縮,一邊躲閃著火焰,一邊大叫一聲。

“主人俺來了!”

早在一旁伺機而動的天蓬猛然顯出形態,出現在那女異魔身邊,大手一抓,捏住了女異魔那修長白皙的脖頸,“快放俺主人出來,否則俺吃了你!”

“你,你這魔頭,竟然如此對我,你知道我是誰嗎?”女異魔看著天蓬,滿眼難以置信。

“聒噪!”

天蓬吞了吞唾沫,突然大嘴一張,直接咬掉女異魔一條胳膊,咀嚼了幾下,咕嚕一聲吞了下去,“好吃,太好吃了,你這娘們再不放俺主人,俺真的把你吃了!”

“啊!好痛!你竟敢如此待我,你死定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不要,別吃了,我,我放開還不行嗎?”女異魔痛得整張臉都扭曲了。

蓮臺散發的光芒慢慢收斂,西門劍從里面沖了出來。

“人我已經放了,你快把我放開。”女異魔對著天蓬說道。

“主人,這婆娘味道好極了,不如讓我吃了吧,我感覺吃掉她之后,我很快就會晉升了。”天蓬沒有搭理女異魔,而是眼巴巴看著西門劍。

“你,你想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誰嗎?我爹可是異魔界四尊之一的欲魔尊,你敢吃我,我爹不會放過你的!”女異魔尖叫道。

“欲魔尊?!”西門劍聞言眼中頓時冒出一團精光,武靈兒體內的魔種不正是欲魔氣所化,如果眼前這女異魔真的是欲魔尊女兒,那么肯定有辦法化解掉武靈兒體內的魔種。

“不想被吃掉也行。”西門劍淡淡地看著女異魔,“你知不知道怎么化解掉欲魔氣所化的魔種?”

“魔種?”

女異魔微微一愣,繼而露出一絲笑容,下巴微抬,“我想起來了,我爹曾經讓部下通過封印釋放了很多欲魔氣出去,你們有人中了我爹的欲魔氣,哈哈,欲魔氣所化的魔種我能化解,快放開我,如果我死了,你們的人就沒救了只有成為我爹的傀儡!”

西門劍聞言,眼光閃爍,女異魔所言是真是假,他暫時無法肯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女異魔卻是救武靈兒的關鍵,雖然天蓬吞掉對方之后,也能夠得到對方的記憶,但是如果那魔種只有這女異魔親手才能解開的話就麻煩了,他不能冒險。

“我可以不殺你,不過你得跟我走,還有這蓮臺我很喜歡。”西門劍淡淡看著女異魔,一副你懂的模樣。

“強盜!”

女異魔聞言冷哼了一句,盡管心中不舍,但是卻不敢違背西門劍,畢竟現在自己小命還在人家手里,雖然對方不會殺她,但有可能讓身邊這魔頭折磨自己,于是她猶豫了一下之后,就將自己在蓮臺內的印記消除,“好了,蓮臺給你了,我會幫你救人,你快點從這里出去!”

西門劍拿到蓮臺微微一笑,“放心,我現在就離開。”

說完之后,羅漢帶著蓮臺化作一道光回到了西門劍體內的祖竅神庭里面,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見對面的女異魔正氣鼓鼓看著自己,“那肥豬為什么不走?”

“笑話,你能不能不要問這么愚蠢的問題!”

西門劍淡淡掃了女異魔一眼,對方可是真魔級別的強者,現在有了防備,想要再次進入對方的祖竅神庭,只怕西門劍的羅漢還沒有靠近,就被一招給殺了,現在要是讓天蓬出來,自己不是自尋死路?

“走吧,咱們現在去找神劍。”

他說著,率先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女異魔恨恨一跺腳,踩著一朵墨云跟在后面。

這一處小洞天不是很大,一人一魔很快就找到了孕劍池的所在,這時候,在孕劍池周圍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和異魔,雙方正打成一團,不過很明顯太白劍宗的弟子已經處于下風。

“邱師弟,快去去劍,我們快要頂不住了。”蘇梅一邊纏住魔族的一名真魔,一邊對著站在孕劍池旁邊的邱楚楠傳音道。

邱楚楠此時也是急得不行,他也想取劍,但是劍池里面空蕩蕩的,根本沒有神劍的影子。

正當邱楚楠急得抓耳撓腮的時候,一道白影突然出現在他身邊,直接跳入劍池里面。

“嗡~”

一聲清脆的劍鳴音響徹整個小洞天,所有人和魔的動作都停了下來,看著劍池方向。

只見劍池內,一名少年長身而立,頭頂一團蒙蒙的清芒沉浮,清芒之中,有一黑一白兩條陰陽魚在游動,隨后合二為一,化作一口陰陽二色的長劍,沒入少年的天門。

異魔界深處。

一座古老的魔宮懸浮在半空中。

就在神劍認主的時候,魔宮之內,驀地升起一股可怖的氣機,這氣機攪動九天,令星辰欲墜。

最終,一道冷哼聲之魔宮中響起,氣機熄滅,仿佛什么也沒有發生過,唯有魔宮附近的諸多生靈驚恐跪伏在地上,對著魔宮方向不斷叩拜。

得到神劍之后,西門劍也沒有繼續逗留的意思,在邱楚楠憤怒的目光中,捏碎了保命符,直接離開了異魔界。

第二天,瓊華峰。

武靈兒姐妹帶著龍幺幺,黃箐,南宮瑾,白玫等人應西門劍之邀前來拜訪。

正當大家把酒言歡的時候。

一股浩大而威嚴氣機自天穹之上降臨,無形的壓力落在瓊華峰上,讓所有人都感覺似乎有一座大山壓在身上。

大殿中,西門劍等人在這氣機的籠罩下,一時之間難以動彈,甚至連動一根手指頭都無法做到。

不過這氣息來得快,去得也快,隨后,大家就看到一道火紅色的光柱自天空落下,貫穿大殿的穹頂,光柱之中,一個身著金烏法袍的中年人,負手而立,男子劍眉入鬢,一雙眼睛散發著璀璨的光芒,如同兩輪大日,俯瞰眾人。

他的目光灼熱而銳利,在他的目光下,所有人都感覺置身于火爐里面,皮肉刺痛,這目光帶著淡漠,仿佛看透人的神魂,窺探到一切隱秘。

“不好,這是太白峰現任峰主金烏真君,怕是來著不善,我娘外出未歸,你需小心應付。”

看到來人,武媚兒眉頭一皺,低聲給西門劍傳音道。

西門劍微微點頭,上前一步拱手道:“西門劍見過邱峰主,邱峰主駕臨,實在讓我瓊華峰蓬蓽生輝啊。”

“客套話就不必說了,本座來此的目的是為了神劍而來。”邱屏山淡淡道。

西門劍心中一緊,對方果然來者不善,很明顯是想要取走自己的神劍。

“聽說在異魔界,你搶走了本屬于我兒的神劍?這件事情我可以不追究,只要你把神劍交還與本座就可以了。”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