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顧老的養子

小說: 姐妹花的最強兵王 作者: 江城子 更新時間:2018-11-07 19:06:45 字數:2882 閱讀進度:695/968

陳書仇見老太太對這寶珠無意,心里這才算是真正的松了口氣。

因為據說老太太身邊,還有一個高手,比那寧遠老先生還要厲害。要

知道,寧老可是穩壓易洪師傅一頭的,二人也不是沒有切磋過,易洪也曾親口承認過,自己不如寧老。若

是老太太有意這寶珠,直接吩咐身邊的高手出手搶奪,易洪絕對不會是對手,這寶珠也只能拱手讓人了。

損失這寶珠,對陳書仇來說,倒是不算什么。沒有打擊到顧家,才是重中之重。

老太太放棄寶珠的意圖,才真正讓陳書仇放下心來。

“若是沒有人敢挑戰也行,你們顧家只要先后派三人出來爭奪,無論勝負,最后這寶珠都雙手奉上!”

陳書仇嘴角一翹,徐徐說道。這

寶珠奉上,并不是沒有代價的。若是顧家選擇先后派三人出來爭奪,那面對的,必然是易洪的羞辱。當

眾將顧家人羞辱,這是陳書仇的此行目的,只要達到了這目的,寶珠奉送也無妨。

“陳書仇,你不要太過分了!”

“虎落平陽被犬欺,什么時候陳家也敢如此羞辱我顧家了?”

“這是宣戰,陳書仇,你不如回去告訴你父,從今日起,我顧家與你陳家勢不兩立!”

顧家眾人嘩然,誰都知道陳書仇的目的不純。

但像他這般大膽,敢到顧家年會上撒野的,恐怕陳家也找不出第二個。

陳書仇聽到這些或是威脅或是憤怒的話語,臉上卻露出一抹會心且得逞的笑。他

搖了搖頭:“各位顧家的叔伯們,稍安勿躁,這不過是茶余飯后的一點小把戲,若是各位叔伯不喜歡,我讓易師傅退下便是。”

激怒顧家人,看他們丑態百出,也是一件快事。“

這陳書仇真有種,陳家居然出了這么一個梟雄人物,以后可得小心了。”

“如此心機城府,這小子比他爸狠多了,假以時日,若是不夭折,一定也是一方霸主!”

“哼,太囂張的話,恐怕很快就會栽跟頭。就不知道這小子命硬不硬了,真正遇到狠人,恐怕連性命都要交代……”看

著陳書仇意氣風發,將顧家壓得死死的,眾多來賓,也紛紛感覺到一股壓迫力。試

想一下,若是將顧家換成是自己家族,碰到陳書仇這樣一個棘手的家伙,還真是沒轍。“

顧家除了顧漫姐,難道就沒有一個站得出來的后輩?”看

著顧家年輕一代,都想焉了的黃瓜一樣低著頭,沈琪琪頓時驚訝起來。“

這些家伙可真膽小,算了,還是讓萱兒來吧,萱兒要上去踢陳公子的屁股!”

顧萱兒也感覺到一陣不爽,嚷嚷著就要去踢陳書仇的屁股,若不是林軒用那把柄唬住了她,只怕這小丫頭真敢去。

“林軒……”顧

漫皺了皺眉,她雖不在意顧家其余人被陳書仇踩著,但這場鬧劇,終要有收場的一刻。

陳書仇已經得意很久了,也該知足了。

也是時候收場了。林

軒會意,點了點頭,在眾目睽睽之下,站了出來。“

既然陳公子都這樣說了,那我就替顧漫顧瑜,先謝過陳公子好意了。”他

緩緩說道。

陳書仇顯然還記得林軒這號深不見底的角色。

這小子與沈半城和段義良、南城的鄭飛,居然都能有說有笑的,一定不是什么小角色!他

心頭生起一絲不妙,眉角輕輕一抖,冷道:“你是顧家什么人,我在金陵這么多年,為何沒有見過你?”

“好說!”林

軒咧嘴一笑,緩步走了出來,“我叫林軒,是顧老的養子,從小由顧老撫養長大,雖不姓顧,卻也要為顧家爭幾分顏面。”

林軒的身份揭曉,讓在場不少人都心頭一驚。

他們可從沒有聽說過,顧老還收養了一個養子。

“噗……這家伙,就會占便宜!”

顧漫嬌羞的看著林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因

為她是顧老的孫女,而林軒說自己是顧老的養子,按照輩分,那她就要叫上一聲叔叔了。“

爺爺的養子……那我以后叫他林軒哥哥還是林軒叔叔?”

乖巧的坐在顧瑜腿上的顧萱兒,也嘟著嘴,有些不滿的說道。

顧瑜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看著林軒,眼里柔情似水。因

為他知道,林軒其實可以用另一個更令人信服的身份,那就是姐姐顧漫的未婚妻。

他用這個身份,那就誰也不會有異議。

但他并沒有用這個身份,就是因為考慮到顧瑜的小心思,知道這丫頭肯定會吃醋,會心里感覺到不舒服,所以話到嘴邊,才改口說自己是養子。“

真傻啊,林軒哥哥……”

顧瑜咬了咬嘴唇,心里絲絲泛著甜蜜。知

道林軒與顧老關系的顧家人,根本就沒有幾個,此時林軒拋出身份,不僅驚呆了其他人,連顧家人自己都沒有想到。眾

人紛紛看向老太太,希望從她這里得到答案。

“不錯,林軒正是老爺所收養的義子,這事情顧家知道的人并不多,只有我和夫人知曉。”

惜春婆婆和老太太對視一眼,點了點頭,朗聲說道。“

這小子居然是顧老的養子……”“

如果說陳書仇是狼,這小子就是一頭猛虎,如今狼爭虎斗,倒讓人更加在意了。”“

這林軒難道要出手,搶奪易師傅手里的匣子,給顧家爭回一些顏面?”惜

春婆婆就是老太太的代言人,她口中的話,沒有人會懷疑。

“原來是顧老的養子,自然也是顧家人,請吧。”

陳書仇瞇了瞇眼睛,淡淡說道。他

知道林軒肯定也有幾分本事,不然之前那張椅子,就不會炸裂,易洪也不會將自己拉開。但

是他也并不在意,因為他曾聽易洪師傅說過,武道一途,唯一的捷徑就是苦練。

亂拳打死老師傅這種情況,在武道之中,根本就不存在。

一個人從小練武,真正入了門道,踏入武道,身體的巔峰期會持續非常久。

就如吳山河一般,七十歲的高齡,一身橫練的筋骨,不比年輕人差!他

到死的時候,也能保持著巔峰的戰斗力。一

個練了三十年拳的人,或許不會比一個練二十年的人強太多。但

一個練四十年拳的人,絕對比一個只練了十年拳的人強!這

林軒雖是顧老的義子,但怎么看都只有二十來歲,就算他從小習武,也不過二十年。

易洪師傅從小跟隨名師,到如今四十多歲,三十八載春秋,勤學苦練,才有今日成就。

他想不到易洪師傅落敗的理由。另

一邊,易洪師傅也打起了精神,虎視眈眈的看著林軒。

之前的小小交鋒,讓他知道了眼前這個年輕人不可小覷,所以見他站出來,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好。”

林軒淡淡的點了點頭,嘴里吐出一個字。就

在所有人都等著看他準備如何應付那易洪之時,眾人只覺得眼前一晃,那林軒身子一晃,不知道動了還是沒動。“

他到底動了沒動?我是不是眼花了?”

“沒動吧……不對,你們,你們看他的手上!”“

什么手上?”

有眼尖之人,很快發現了令人驚駭的事實。

這一晃神的功夫,林軒手中竟多了一個小木匣,而原本易洪師傅的手,卻變得空空蕩蕩了!

什么!?

所有人紛紛震驚,眾人還以為自己看花眼了。

林軒身形一晃,什么都沒看見,就是這么一點的空當時間,裝著寶珠的小木匣就易主了……

“發生了什么……”

不少人都狠狠的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場中,懷疑是不是自己眼睛出了問題,看錯了。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