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出其不意的一擊!

小說: 絕世神帝(青衣無雙) 作者: 青衣無雙 更新時間:2018-11-07 19:11:41 字數:2506 閱讀進度:1626/2077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出其不意的一擊!

白禹的劍氣汪洋雖然凌厲,可畢竟是倉促間的攻擊,目的只在阻止蘇醒拿走生死丹珠,威力方面自然有所欠缺。

水澤國度攻守兼備,蘇醒又怎會被輕易打傷?

“嗡!”

白禹身前神力震蕩,一口接一口的古樸神劍浮現,恢復了此前九口古神劍的面貌。

顯然,這些古神劍并非神器,而是以神力演化而出的,但古意盎然,透著極其鋒利的氣息,絲毫不比神器威力差,甚至更為強悍。

此前,在不動用底牌的情況下,白禹便憑借著這九口古神劍,以一己之力,獨戰妙可兒、風御秋、蠻可汗,而絲毫不落下風。

不見白禹有何動作,其中一口古神劍飛了出去,與蘇醒的掌勁碰撞在一起。

這是一口重劍,鋒芒不顯,但力量十分磅礴雄渾,威壓十方。

讓人們再度驚異的是,蘇醒居然是擋住了。

“倒是有點能耐,看來你也渡過了五次天劫?那就滾開吧!你能接住我一劍,已經證明了自己。”白禹風輕云淡的說道。

他威名在外,遇到過太多想要挑戰他的神子了,無不是想通過這種方式,去揚名立萬。

更有甚者,以能接住他一劍為榮。

顯然,他把蘇醒也當做了那些人。

“你倒是挺健忘的。”蘇醒一臉冷色,他也遇到過不少狂妄之人,但像白禹這般目空一切的,卻是十分少見。

而且,后者根本不提之前打傷丁溪、北軒、公孫奇,試圖讓蘇醒做炮灰的事情,一副早就忘記了樣子。

蘇醒不相信白禹忘記了,只是故意不提而已。

或許說,在白禹的眼里,那種小事情,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念在你渡過了五次天劫的份上,我才和你多說幾句,再不滾開,你連鳳梧福地的山門都進不了。”

白禹一臉淡漠,處處透著孤傲。

而大家也絲毫不懷疑他說的話,雖說,白禹決定不了鳳梧福地招誰做道子,可他能夠決定,在場絕大部分人的生死。

連命都沒了,還怎么進鳳梧福地?

在大家都以為,蘇醒會適可而止的時候,他卻看都不看白禹一眼,而是望向了妙可兒他們三人,道:“能不能拖住那三口法劍?”

妙可兒一愣。

風御秋、蠻可汗也是頓了頓。

但三人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妙可兒樂呵呵一笑,率先道:“只要你能對付得了白禹,這口法劍就不會輕易離開我。”

“那就讓我們好好看看,你能不能帶來一點驚喜。”風御秋和蠻可汗也是表態。

白羽神國,已經出了一個白云飛,若是再讓白禹得到生死丹珠,成為山主的親傳弟子,那么日后,極有可能,又是另外一尊白云飛。

那樣一來,白羽神國就太強大了。

這對百花神國、天風神國、蠻神國都十分不利。

所以妙可兒三人,最不愿意看到,白禹得到生死丹珠。

而且,蘇醒這種**裸無視白禹的態度,也讓妙可兒、風御秋、蠻可汗三人,感覺一陣暗爽,他們也十分看不慣,白禹的高傲。

仿佛連他們三個,都沒資格被白禹正視一樣。

“看來你是執意找死了。”白禹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歷來只有他無視他人,還從沒有人敢無視他。

他其能看不出,蘇醒是在以牙還牙,故意如此。

“轟!”白禹率先動手,兩口古神劍飛出去,一左一右殺向蘇醒,一個厚重磅礴,一個鋒銳凌厲,綻放著璀璨的神光,聲勢駭人。

在白禹心里,蘇醒只是五劫入門期的神子,憑借這一手,足夠碾壓蘇醒。

然而,蘇醒卻是不閃不避,迎著兩口古神劍沖了出來。

在他的掌心,有一枚古樸的印記迅速浮現,散發著一股蒼涼厚重的氣息,正是八荒古神印的第一式,開山印。

一印對雙劍!

伴隨著振聾發聵的轟響聲,人們赫然發現,那兩口古神劍,居然是被蘇醒一擊打飛了出去,發出虛弱的顫鳴聲。

如此同時,蘇醒施展神蟬九變,身體幾乎橫跨了空間,出現在了白禹的身后,一指點殺而出。

似龍非龍,似魚非魚的印記憑空出現,又是憑空消失,等到第二次浮現時,已經來到了白禹的后心位置。

魚龍式!

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蘇醒趁著白禹大意,悍然發動殺招。

一切皆在電光火石間發生,等到人們反應過來,魚龍式已經撕裂了白禹的護體神光,幾乎沒入了他的體內。

縱然是匆匆一瞥,大家也是能感受到,魚龍式的凌厲殺伐。

一時間紛紛臉色一變。

誰也沒想到,交戰的局面會發生如此大的逆轉。

原本大家還以為,蘇醒在白禹的攻擊下,必然會被碾壓,節節敗退。

誰能料到,蘇醒不僅破掉了白禹的攻擊,并且反擊如此凌厲。

危機關頭,白禹的身上浮現一道神秘的紋路,爆發出刺目的亮光,將魚龍式險而又險的攔了下來。

即便如此,他后背衣衫也被撕裂,有血水滲了出來,十分狼狽。

然而蘇醒卻皺起了眉頭,這勢在必得的一擊,居然沒有殺死白禹,讓他覺得有些可惜。

“找死!”

厲喝聲傳出,白禹驚怒交加的轉身,雙眼里殺機澎湃。

修煉至今,他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死亡危機,剛才那一瞬間,仿佛是死神扼住了他的咽喉,若非體內的保命底牌起了作用,他此刻已經死了。

驚怒之余,白禹再也沒有大意。

能夠在短短一瞬間,威脅到他性命的人,豈是泛泛之輩?

這是一個隱藏著的高手。

白禹恍然,對方在闖生死輪回路時,能夠搶占先機,憑的不是運氣,而是實力。

“嗖嗖嗖嗖”

破空聲接連響起,一柄柄古神劍相繼飛了出去。

白禹僅僅留下一柄重劍防身,剩余的六柄古神劍,再加上此前被擊飛的那兩柄古神劍,便是足足八柄古神劍,盡皆沖向了蘇醒。

一時間,整座山頂都彌散著鋒銳無匹的劍氣。

劍,成為了天地間唯一的色彩。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