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真绿了?

小说: 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 作者: 碎影夕拾 更新时间:2019-03-28 06:54:04 字数:2256 阅读进度:560/574

晚上,南司琛等温四叶睡着后,驱车前往酒吧。

整座夜城华灯初上,灯火阑珊。

这个时候,酒吧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南司琛找到包厢,推门进去,看到两个穿着暴露打扮性感的女人坐在陆敬云身旁。

向来跟绯闻沾边的徐岩御则躲得远远地,优雅的晃着酒杯,一脸洁身自好的表情。

“老三你可终于来了,我跟岩御早早的开好包厢,都喝了几个来回。”陆敬云起身,拿起起瓶器开了五瓶酒,道:“迟到了,罚酒。全?#30475;?#23436;。”

南司琛一语不发,端起酒瓶直接吹,一连喝了五瓶跟没事人一样。

陆敬云没想到南司琛喝的这么爽快,再看他愁眉不展的表情,不难猜出有心事。

他低头对两个女人说:“你们去把你们这里长得最漂亮的女人找来陪我们的南总喝酒,开?#30446;?#24515;。”

两个女人平时也都关注新闻,认识包厢内的三人,二话不说的去找人。

南司琛冷漠的开口,“不用,你们两个也不用来了。”

“别呀,你不要我还要呢!你们一个结婚了一个有女朋友,还不?#24066;?#25105;这单身狗找两个女人陪我喝喝酒嘛。”陆敬云朝两个女人伸手,左拥右抱。

两个女人?#24230;?#30340;不说话,尽管陪喝酒。

南司琛直接开了瓶洋酒,一杯接着一杯喝。

徐岩御见状,拿走南司琛手里的酒杯,“就算你有千杯不醉的海量也不能这样喝。突然找我们喝酒,你跟四叶出现矛盾了?”多年的朋友,一眼就看出他的心思。

南司琛摇?#32602;?#27809;?#23567;!?/p>

徐岩御冷“?#25671;?#19968;声,掏出一根烟斜叼在嘴里,又扔给南司琛一根,自己点燃后把打火机递给南司琛。南司琛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朝他摆了摆手,点燃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尽嘴里的烟。

徐岩御挑眉,深吸一口弹了弹烟灰,“戒烟的人身上有打火机。嗬,还说跟四叶没出现矛盾,既然出来喝酒了不如一并把不痛快的说了。我们也好为你分忧。”

徐岩御朝陆敬云的方向看了一眼,陆敬云把两个女人打发走了。

偌大的包厢内只剩下三人。

徐岩御和陆敬云目不转睛的看着南司琛,等待着他的‘诉苦’。

南司琛又喝了杯酒,终是摇了摇?#32602;?#30495;没事。”

徐岩御和陆敬云相视一眼。

南司琛都不愿意跟他们两个人说,证明是件非常?#29616;?#30340;事。

南司琛这么?#19981;?#28201;四叶,能让他觉得?#29616;兀?#38500;非是触碰到道德底线的事。

徐岩御认识温四叶多年对她还算比较了解的,她这个?#35828;?#23376;是大,但明辨是非是不可能去做犯法的事,那么最有可能的结果……

“你被绿了!”

徐岩御和陆敬云异口同声道。

听言,南司琛喝酒的动作顿住,面部线条紧绷,腮线突突。

这句话似曾相识。

还记得,他跟温四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一场乌龙。

看到南司琛的?#20174;Γ?#38470;敬云和徐岩御一阵唏嘘。

温四叶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给堂堂的g集团总裁戴绿帽子,只是,他们很好奇温四叶找了个?#35009;?#26679;的男人值得她给南司琛戴帽子。

不过,两人有度,也不可能在南司琛伤口上撒盐。

徐岩御吸完最后一口烟,掐灭烟蒂,“元黎跟我说,四叶说你不?#19981;?#23401;子。难道跟孩子有关?”

陆敬云挑眉,“孩子不是你的?”

“我……”南司琛垂下?#32602;?#20940;厉的五官隐匿在昏暗的包厢内,深邃的眸子里藏着隐隐的沉痛,“我不知道……”

两?#35828;?#20102;许久,等到这样一个答案。

陆敬云纳闷了,“是不是你的不知道?”

“那段时间,四叶被莫西霆掳走了。”

一句话,包厢内瞬间沉默下来。

莫西霆杀伐残忍,未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若是发生这样的事,也并不意外。

难怪南司琛会这样痛苦。

陆敬云在旁边沉默,不管说?#35009;?#35805;安慰在现?#24471;?#21069;显得苍?#20303;?/p>

徐岩御喝了杯酒,伸出两根手指,“说?#23721;?#19981;难,两个决定,一,你的爱可以接受四叶这孩子,二、如果犹豫不定,等到四叶肚子大的时候去做羊水穿刺,可以验证da,确定是你就留下,如果不是……”

剩下的话徐岩御没再说下去。

南司琛不愿意温四叶受到伤害,那么就接受这个孩子。

摒弃莫西霆的原因,这就是四叶的孩子,只要是四叶的那就是他的孩子!

况且,有很大的几率是他的。

若是因为这件事跟四叶产生隔阂,得不偿失,就算不是,以后还能生呀。

总会有属于他们的孩子。

想到这,南司琛像是从死胡同里绕出来了,豁然开朗。

氛围凝固,陆敬云不?#19981;?#36825;样的气氛,转移话题,“哎呀,别纠结了。出来喝酒就是要寻个开心的,唱歌我再去找几个女的活?#37202;?#27675;。”

……

温四叶翻了个身,摸着身边的位置,空空如也。

她睁眼,偌大的房间里空?#21561;?#30340;,没有南司琛的气息。

是在楼下吗?

温四叶披了件外套下楼,厨房、客厅、书房和健身房里都没有看到南司琛的身影。

她纳闷的打了个电话,?#35009;?#20154;接听。

温四叶疑惑,看到玄关处没有南司琛的鞋子,她去找吉六。

吉六睡的迷迷糊糊的起来开门,看到温四叶惊讶的喊道:“三少奶奶,大晚上的你怎么起来了,”边说还边穿衣服,这模样若是被少爷看到,围着别墅一百圈是少不了的。

温四叶说:“你知道南司琛去哪了吗?”

吉六想了想,“应该是在酒吧,他约徐大少和陆敬云在酒吧喝酒。”

“带我去。”

“啊?”吉六发出惊叹,连连摆手,“不行,大晚上万一出点事怎么办。”

责任太重了。

更?#24944;觶?#23569;奶奶肚子里还有个祖宗。

温四叶蹙眉,理所当然的回应道:“所以我才叫你跟我一块去。”

吉六语塞,他竟无言?#36828;浴?/p>

看少奶奶这气势,非去不可。

吉六无奈,找了?#23433;?#21448;带了几名保镖,前后开了三辆车一块去酒吧,声势浩大。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