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烟花下深情对视

小说: 美人蝶 作者: 金橘子 更新时间:2019-04-24 10:54:43 字数:2783 阅读进度:220/246

大夫人顾氏轻冷哼出声,“身为相府小姐竟然跟村妇一般随意的咬舌根,做个长舌妇,传出去还不更惹人闲话。这么教训下都是轻的。”

沈氏想再求情,夏水檬立即轻扯了扯她的衣袖,示意,算了。

也是,眼下的情况还?#36824;?#28165;楚吗。相爷根本就不帮沈氏和宛修,相爷都不维护,还会有谁维护。

三少爷闵修在相国和大夫人的面前跪了下来,磕下了一个头,替宛修道歉,“是宛修的错,还请父?#23383;?#27597;看在宛修不懂事的份上,原谅她一次。”

闵修又看了眼柳飘憶,似乎也在征求她的原谅。

温润如玉的闵修,一向来从理事事的闵修,竟在众人面前下跪求情。

顾?#19979;?#19968;顿,看了闵修一眼,浅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嘲讽,却什么也没说,无视闵修的请求。

简修没有说话,轻扯嘴角露出一抹极浅、极淡的笑,那笑看着温和亲切实则疏离。

柳飘憶看着闵修的发顶,片刻后,语气凝重的道,“竟然三哥求情了,那就算了吧。”

闵修抬头看着她,直视她的双眸,嘴角凝着淡淡的笑。

因是闵修求情了,柳飘憶才忍不下心来。

最后相国一句“都散了?#20445;?#35199;院才消停,各自回各自的院子。

宛修被沈氏扶拽回屋里。

柳飘憶看着顾氏,总感觉顾氏?#19981;?#22874;落她?#22919;洌?#20294;顾氏只是走近她的面前,语言慈爱的道,“你也累了,回院休息吧。”

是,又是失踪两日,也不知出了何事,定然累了。顾氏没问什么,有简修,她的这个厉害的儿子自己会处理。顾氏从不担心。

华樱扶着春琳回了清晖园,看着满身是被?#21364;?#19979;的伤痕,华樱难过的抹泪。春琳的身子?#39038;?#22909;,若是身子弱的人,怕是这么一打都会没命。

柳飘憶没有直接去休息,而是亲自到春琳的面前,关心问她,“可还好?#20426;?/p>

春琳的眸里含着泪光,强忍着痛一脸笑笑的回她,“小姐放心,奴?#20928;顾?#19981;了,她宛修这么打几下,打不死奴婢。”

柳飘憶苦笑了下。心想春琳的命也真是硬,或许是她人好,上天不想要了她的命。

何保林亲自送?#29943;?#21183;的药,柳飘憶交代华樱照顾春琳,便回去自己的寝房。

屋内并没有简修的身影,柳飘憶走到院子,才看到简修站在一棵梧桐树下。

修长的身形、高贵的气质、淡漠的神情,只是随意的往那里一站,?#29943;?#29983;将一棵普通的梧桐树,衬得高大无比。

柳飘憶皱了皱眉,犹豫片刻还是走了过去。她知简修或许在心疑,也是,又无端失踪,他怎不心疑。

柳飘憶还是?#37027;?#30340;看了简修一眼,见简修并无不悦,但却心事重重。该怎么告诉他自己这次被人带离拱北城,柳飘憶都想好了。

她还没唤他,只是脚步声到了,简修就已经回身,目光迎着她的视线。

他的眸子定定地看着柳飘憶,那眼神就像是要把人看透一样,柳飘憶半丝不惧,大方的与他对视,眼中没有一丝怯弱,更没有一丝不安。

她猜想或许他多疑的并不是她怎么又失踪的原因,而是宛修的话让他多疑了吧。多疑她与其他男人的往来?!

“其他人怎么议论你,为夫都不会多去猜疑,憶儿,为夫没有放在心上,为夫相信你,相信你和其他男人不会有什么。你是个好女人,是为夫的好妻子。”

简修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不想让她认为自己也是那种心思。只想让她明白,他的心里一直信任她。

对上简修深沉而?#24742;?#30340;双眼,柳飘憶只觉得会心一击……

“真的?#20426;?#26611;飘憶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简修,满眼都是他,“你——真的从不怀疑的完全相信我?#20426;?/p>

“嗯。”简修很是认真的点头。

还好,简修不?#21069;?#26020;斤计较的男人,如此她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其实,要是能一直这么相安无事下去,柳飘憶倒是不介意过一辈子。

就算他完全相信她,柳飘憶也不想告诉他,这次和行如尘在一起,在百草神谷的一?#23567;?/p>

回屋后,柳飘憶只是说,拱北城突然发生事后,是个那里的一个懂武的村民将她救走,因为受到点惊吓,她在那村民家里休息了两日,正准备回京城就碰到了他。

柳飘憶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谎言,简修相信了她。

他相信她的话,柳飘憶完全想不到,但是却觉得这样更好。

想让她忘记今日宛修对她不好的言论,简修让府里下人准备了烟花,放给她看。

夜空的烟火之下,简修一袭月白色长袍,披着一件银灰色的狐裘大氅,俊逸如仙。

柳飘憶站在他的身边,白狐坎肩下是一件水蓝色的罗裙,即使在简修身旁,也难掩其光芒。

“还有半个月就除夕了。”简修温和地道,是想说马上除夕了,想让她安分点就在府里。

柳飘憶嗯了一声,并没有说话,黑夜之中看不清她此时是什么表情。

以为她在认真看烟花,“你?#19981;?#28895;花,那为夫以后经常放,可好?只要你不觉得腻。”简修邪魅的声音带着丝调侃,看着柳飘憶,眼神越来越深。

“好。”柳飘憶凝着夜空的烟火淡淡的回他,那抹表情看不出来她到底是在看烟花还是在想其他事。

简修突然弯下腰,凑到柳飘憶面前,在她耳边轻轻吐气,“烟花也看完了,夫人,我们是不是?#27809;?#25151;休息了?#20426;?/p>

柳飘憶抬眸对上他一脸浅浅的笑容,总觉得他的眼神语气似在诱惑什么。顿时耳朵一红。

简修却突然伸手搂住她的腰,将人扣住:“夫人,夜深了,不是?#20426;?/p>

“是夜深了。”柳飘憶被引诱一般竟重复这么一句。

“为夫很?#19981;?#25014;儿的眼睛,憶儿鼻子……憶儿的唇……”简修看着柳飘憶,眼眸微挑,带着股说不出来的魅意。

他已经上手,在柳飘憶微愣的看着他,被他一把抱起向庭院门口走。

——————————————

是夜,繁星似锦。

林幽檀已然入睡,忽的,一双温热的手猛地覆在她双眼之上,令得她瞬间睁开了眼:“谁?#20426;?/p>

月光透过窗户落进来。

那人轻轻的将手移开,单手扣住林幽檀的香肩,夜色下,只见嘴角勾笑。

林幽?#20174;?#19978;的是一双格外璀璨的眼睛,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榻前,借着月光那人的面目依稀可辩。林幽檀没有惊慌,她平静的看着那双眼睛,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更没有想过喊叫出来,而是一脸淡漠的从床榻上坐起,“安逸,你来做什么,可是主上有命令?#20426;?/p>

她拍点安逸按在她肩膀上的手。

这可是冯府,?#25329;?#24708;声前来,若不是有事,哪会冒这个险。

安逸突然笑了,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怎么,主上没命令,我就不能来吗?#20426;?/p>

林幽檀瞥了他一眼,冷笑了声。

清幽的月光中,安逸看着她再次一笑:“的确是主上让我来的。”

林幽檀慢慢从榻上站起,她身上穿着藕色的寝衣,长发披肩,没有丝毫顾忌会被丫鬟发现她的寝房有人,漫步走到窗边,静听了外面看似乎有何动静,随后才回过身来看向安逸,“说,主上准备让我干嘛。”

安逸看着从窗户透过的月光,怡然自得站了过去,任清冷的月光抛洒在他的颀长的身影上,白色的长衫似在泛波光粼粼。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
35选7中奖概率 7星彩直播在线 腾讯彩票双色球预测 四场进球彩投注 彩票网 篮球电影 黄大仙玄机资料藏宝图 广西十一选五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六合网站一头一尾中特官网 黑龙江福彩六加一开奖 彩票开奖江苏11选5 江苏快3开奖记录 浙江11选5跨度技巧 福彩3d开出最多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