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

小说: 石榴裙下(喜了) 作者: 喜了 更新时间:2019-04-24 10:52:49 字数:2323 阅读进度:223/657

左小权裹着军大衣弓着腰坐栏杆上,抽着烟正和齐震说事儿,徐俊抱着秋一水后边儿跟着成部来了。

“这是怎么了,”齐震问,左小权只稍扭头瞧着,

徐俊蹲下来。撇过秋一水的脸,“漂不漂亮,”笑呵呵,

成部走左小权跟前说了事情经过。

左小权眼睛确实一直盯着秋一水。

“弄醒。”声儿平淡,也没见多大兴致,

徐俊拍向秋一水的脸,嘀咕“她挺能睡的,刚?#25293;?#20040;盘她也没醒。”

成部单手倚着栏杆笑,“徐俊可喜欢她呢。”

左小权看一眼他,成部感觉到不对劲,接着左小权就说出了挺叫人意外的一句话,“喜欢的话趁早找个地儿上了,玩腻了再送来我打发。”土沟双血。

徐俊忙抬头,“小权,不是这个意思”

左小权也抬抬夹烟的手,微笑。“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是你们?#24187;?#30333;我的意思,明着说,这货我得破了她的相,趁着没动手前儿,好模样的,你们喜欢就多玩玩,厌了,我再来发落。”畜生说的话全无一点人味儿

这是为啥呀自?#27426;?#22909;奇,谁呀。小权认识且仇怨不浅呢,要不一眼认出来不说,凶狠也一触即发

“她,你认识”成部也不觉立起了身子,

左小权吸一口烟,弹弹烟灰,

“秋一水。谢小阳的老婆。”

这下连抱着的徐俊都松了手,

“操蛋吧,那傻比的表子扒灰老婆晦气老子还把她当圣女了”

徐俊站起身,再没半点怜香惜玉,踢呢,愣把秋一水踢醒的

秋一水在草垛子上滚了一圈,

长发也散了,

像只软绵绵的小猫咪蠕动几下,醒了,有点迷糊。粗草扎着脸疼,她挠了挠,

闻着狼骚味了,一下清醒,爬起身,人都没看,扭头去看圈里的狼

狼群几只向这边走来,

秋一水紧张地往后爬几步,

这才回头看人,

人,坐着的,靠着的。站着的不怀好意,

秋一水心跳得超级快,

她知道自己的第一个动作?#27973;?#20851;键。要发出尖叫太示弱,与其浪?#28895;?#21147;去叫,不如瞅准时机秋一水不吭声地爬起来拔腿就跑

这还真叫人想不到,她会跑

徐俊追了几步呢,从后面把她抱住,秋一水也不反抗,头发全散了,她垂着脑袋,发丝如瀑两旁落下来,像鬼。

秋一水个嘎巴子货心想,跑的不够快,一会儿他们如果把我丢进狼圈里,我得跑更快,这会儿只?#27604;?#36523;了

神经病咩,愈发什么都敢想敢搞。你说秋一水怎么得了,本来就嘎,现在匪气还升级了,胆子恁大,人不怕,狼也不怕。

徐俊把她的头发揪起来,愣还是被眼前的容颜晃了下神,

秋一水刚劲有力的眼神简直将倔艳发挥到极致

“跑能跑哪儿去。”徐俊看不得她脸,往她脖子上看,也受不了,干脆扭头,“小权,你说怎么办山不转水转,谢小阳这笔账总得算回来”

?#20004;瘢?#24464;俊背上还有一道刀伤

谢小阳来一次京城,非得整的血流成河陪他玩一把似的

“谢小阳”名字一出,秋一水脸上好像有一愣,最后,似认命,扛了。

成部走过来,

“还怎么办,直接狼爪子挠了脸不就得了。”

扯了秋一水的头发,直接拽到狼圈边,秋一水下腰一样耷拉在栏杆边,成部两手放嘴里一声哨,狼群跑过来,成部和徐俊一站一蹲,按着她的身子和腿

秋一水倒着看准备扑上来的恶狼,绝望合上了眼,

谢小阳,你死了都还欠我的

活着,你羞辱我,

死了,?#19968;沟?#20026;你还债我都不知道?#38405;?#21738;来这大的愧疚心我又欠你什么呀

?#30333;?#25163;”

张开北喊的

他先跑过来,

后面,

左延从车上下来。

见到他老子了,一直就那么窝着坐栏杆上的左小权也没动,

又吸一口烟,淡笑,“搞不成了。”

齐震低声,“只要在京城,总?#26032;?#21333;的时候,没有搞不成的时候。”

左小权笑笑,灭了烟,走下栏杆。

秋一水被放了下来,

她竟然还回头看了眼那狼圈,好像记恨上什么,

张开北忙走过来拉着她的胳膊直往门口带,生怕这些活人狼又失了人性,看看,都干了些什么

左小权走向父亲,“长。”笑得人畜无害,

左延直到看见秋一水被带上车,才移眼看向小儿子,“别胡闹,这么大的人了做事要有分寸。”

小权两?#30452;?#21518;,点头,“知道,就是闹着玩儿。”

“她是谢家的人,来京城可能也就过客,别为此再起争端了。”

“好。”

瞧瞧,这就是表面上的“父慈子孝”,上下级可能也就这么对话。

司令的车开走了,

徐俊还蹲那地上,“哟,司令舍?#20204;?#33258;来这么一趟啊,怕谢家啊。”

成部递给他一支烟,“还有什么好怕的,谢棠死了,谢儿玉个吃软饭的,谢?#19968;?#26377;人么这就叫报应。”

“这秋一水可是谢棠的宝贝疙瘩,谢小阳背了个王八龟儿的名声死了都不安生,谢儿玉估计也容不下她,不过谢儿玉自己扎根在京城,怎么这货也来京城了呢”齐震疑惑。

左小权一笑,“他家的事儿,只有地里?#23567;?#32769;子趴灰,儿子当王八被害死,另一个尽吃软饭算了,以后再碰见秋一水甭理了,想想,司令这么来一拦也好,免得咱一脚扎进这家?#35828;?#33261;水里,溅得自己也恶心起来。要烂,留着他一家人自个儿烂一窝吧。”

齐震他们知道,左小权近几年是真成熟不少了,往日的暴虐留着根儿有时?#19981;?#36856;发,不过过了那劲儿,散的?#37096;臁?#35828;明,一,对谢小阳,人死了,他也着?#23548;平喜?#28145;了;再,看来真对秋一水没半点兴致,着实,这种女人如何入得了小权的眼男人愈成熟,愈重视品德性情,这样稀烂的队伍,就算长?#20204;?#22269;倾城又如何,小权眼里,跟垃圾没区别。

...(https://www.x.upuxs.com/book/752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upuxs.com。?#21482;?#29256;阅读网址:m.x.upuxs.com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