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

小说: 石榴裙下(喜了) 作者: 喜了 更新时间:2019-04-24 10:52:50 字数:2465 阅读进度:224/657

左延和秋一水坐后座,全程无交流。

左延右腿压左腿,微侧头看窗外。看上去他神情肃穆,又自有一种他特有的?#31181;?#20919;漠在里头,其实,谁又看得进他的内心左延此时心情并不平静。

这么多年。

他永远记得自己一起身,秋一水年少柔软的身子从他胸口滑落下去那时候她头发没这长,齐肩。当时他带着愤怒、震惊,万不得回头看她一眼,却不得不回头抽出被她压住的衬衣,见到,趴着还在熟睡的秋一水,发掩住了她的面庞,唯露出那半张的滟幼红唇

左延不觉沉了口气,

这是犯罪,

秋一土对他犯下不可饶恕的罪,

他对秋一水也犯下了虽情有可原却依旧该天打?#30528;?#30340;罪

显然,秋一水不认得他。也是,全程他们都被药物控制着,她那时候又还小,记得什么。加上醒来后,是谢棠在她身边

直到车停稳,

看见府邸门前,还停着一辆车,谢儿玉立在?#24471;?#21069;左延才缓缓舒出一口气,暂停思绪。是的,这一路,是事发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这样较集中精神地回忆那场往事,?#27704;矗?#20182;是唯恐去回想。只一忆起最后那一眼,秋一水那黑发下半张的红唇那心就静不下来,忿悔得叫人心浮气躁

秋一水自?#21644;?#24320;?#24471;?#36208;向了谢儿玉。

是的,向她道完歉后,姚冀问她送她回哪儿或者招呼谁?#21767;?#22905;,

她不犹豫,“谢儿玉。”

左延心里都是略吃惊的,

如外界所言,谢儿玉应是恨死她,谢棠死后,更该和她一?#35835;蕉显?#26080;往来,

没想,

秋一水如今在京城晃荡,照顾她的,还是谢家人,甚至。就是谢儿玉本人

她走向谢儿玉好像说了些什么,背对着,看不见她的表情,

只见谢儿玉先给她拉开了后座门,她上车,谢儿玉这才向左延的车走过来,

微弯身,

“左司令元,谢谢您把她送回来。”

左延没下车,

他跟谢家一直没交道,倒是他家小权跟谢小阳干过惊天动地“那一架”叫两家更生?#20013;?#22810;。?#21448;?#24038;延本就位高权重,自家门口。莫说谢儿玉,就算此时站在外面的是他爹谢棠,不下车也不失礼数。

“嗯。应该的。”?#19981;?#26159;礼貌地点了点头。

副驾的姚冀是下了车,儿玉再与他交流,基本听了下情况,

“你也知道小权以前和小阳”姚?#20132;?#35828;的还是蛮缓和滴,言外之意,秋一水刚才吃了点苦头,委屈她了,也叫儿玉安抚安抚,另外,以后再遇见小权,能避则避,相安无事最好。

儿玉点头,“多谢照?#24661;!被?#36824;没说完,

前头自己?#30340;?#36793;传来,“快点呀,哪儿那么多话。”

车窗里,秋一水露出半边脸,显得极其不耐。

“好好,去去吧。”姚冀忙说,

儿玉微笑,“多谢您。”

再次看向车后座的长,礼貌一点头,对方一颔首回礼,走向了自己的车。

长的车先驶入府邸,

拐弯进去时,车窗外看见,谢儿玉并未走向驾驶室,而是拉开后座门,也没坐进去,弯腰探进身

左延扭过头来目视前方,神情恢复肃淡。

这边车里,

只谢儿玉一拉开?#24471;牛?#31179;一水就坐直身?#27704;?#25199;着衣领给他看,“你快看看我这里是不是被扎了,疼死我了。”又?#31185;?#21448;不?#22836;场?/p>

儿玉伸手过去按住衣领瞧了瞧,是红剌剌的,指尖摸了下,红梗状,他一碰秋一水牙就一嗞,看来是真?#37048;?/p>

秋一水本来就是过敏体质,加上出事后她晕过去一周里,又有过一次药物过敏,出院前开了不少药膏都是嘱咐着得随身带的。

她神里神经,一时清醒一时糊涂的,哪指望她带药膏药膏如今都得儿玉随身带了。

儿玉还是上了车,合了?#24471;牛?#22352;下来,

从裤子荷包里拿出药膏,“?#39286;?#25273;试试,要还疼?#33151;?#21307;院。”很干脆的话嘛,结果秋一水非作怪,“不去医院,还疼你给我去医院开药?#27809;?#26469;擦。”不过人已经超级自然俯下身子,头枕在他腿上,儿玉低头把药膏点在棉签上,一手扶着她的下?#20572;?#36731;轻给她抹,动作也熟练自然了,“又不说人话了是吧,又不是我疼,我去医院怎么开药。”他说。秋一水撅嘴,“就不去医院,我受够医院那消毒水味儿了。”“作,昨儿?#19968;?#32473;家里消了毒。”“后来不喷了香水”“别动。”

好吧,

两人咋“好?#32972;?#36825;样的

无奈的是谢儿玉,

绝不是“好?#32972;?#36825;样,

是被逼得如今只能这么“好”

?#31181;还?#36825;货醒来的太不是时候

她晕过去这些时日,她爹她?#35980;?#27493;不离,偏偏那时候拿她全身检查报告结果,爹和妹都出去围主治老头儿了,屋子里?#22303;?#19979;正好只是礼节性来瞧瞧她的儿玉。

也是巧,

他正稍弯腰看看她气色时,秋一水睁开了眼,还把儿玉吓一跳,

马上稳住神,“你醒了,”刚要直起身子去按?#20132;?#38083;,

接下来才真是把儿玉弄懵了好吧,

秋一水抓住了他的手,“别走”泫然欲泣,那眼睛呐,尽是才醒后的脆弱与依赖,

儿玉以为她是忆起之前可怕一幕,父亲又“我去叫医生,你躺会儿。”声音是放柔了些,手还是坚决往外脱,

她却握得极紧,

一手握不住,吊着点滴的手也拿过来两手一起握住

?#35828;?#36523;子都不禁抬起,

“小宝,朕现在特别难受,又发生什么事了,你快跟朕说说呀”

小宝

儿玉挣脱的手都暂停了,看着她渐渐蹙起眉头,仔细看她秋一水诡计多端,她这是一醒来见只有自己在,又起什么坏心眼儿了吧

儿玉神情恢复淡冷,

“你好好休息,我去叫医生。”

同时坚决甩掉了她的手,扭头就走,

却,

才一步,

身后哗啦啦吊瓶倒地的巨响

儿玉沉着脸回头,

秋一水坐起在床上,

声泪俱下,同时,下巴微扬三十度角,无比威霸盛气凌人,

“冯小宝朕看你是不想要脑袋了,你不过朕一施幸男宠,傲气何来人说小人忘义,此话真不假,如今朕深陷朝变,张柬之、桓彦范、崔玄、敬晖等人联合右羽林大将军李多祚反朕?#40784;?#36864;位,杀我?#23383;?#26124;宗,覆我大周”

儿玉心里只有一句话,

疯了吧,真把自己当武则天了土沟肠号。

...(https:///book/75200.html)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
彩票软件免费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top 腾讯彩票免费领彩金 3d组六推借号 陕西十一选五智能选号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4月26日体彩20选5 山东11选5软件 六肖中特准免费 黄大仙 东北彩票论坛手机版下载安装 甘肃11选5预测 戴琳球衣号码 排三带坐标连线走势图 广西快3专家推荐号码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_开门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