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報答的機會

小說: 時輪,命輪 作者: 藍晶 更新時間:2018-11-07 19:09:55 字數:3316 閱讀進度:212/464

那位胖王子又來了。

這一次他是道歉來的,陪他一起來的還有那個中東青年。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再追求這件事了。”杜南沖著那個中東青年說道。

他已經知道這位同樣也是一位王子。

“謝謝閣下的寬容。”那個年輕的王子連忙說道。

“用不著謝,我還沒感謝你呢!”杜南不喜歡虧欠別人什么,同樣也不喜歡被別人虧欠。

就比如這件事,他對林雨蘭的二堂哥和二堂嫂就說不出的討厭。

他不清楚那個胖王子喜歡上林雨蘭,是不是某些人暗中所為?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他們騙林雨蘭過來,絕對沒安好心。

反過來說,這位年輕王子就純粹是幫忙,人家可沒要他一點好處。

另外,這也是做給那對夫妻看,誰對他好,他就對誰好,誰對他不好,他心里一本帳記得清清楚楚。

那個胖王子象趕狗一樣被趕走了,林家的人,包括那對夫妻同樣被遠遠地隔開。

“聽說你有自己的部族,我打算投資一筆錢……”杜南說道。

換成以前,他絕對不敢說這話,他在銀行里面頂多只有幾千萬……還是人民幣,現在就不一樣了,如果需要的話,他完全可以動用小金庫里面的錢,那里面有十幾億美元。

“用不著,真的用不著。”那位年輕的王子連連搖頭:“就算有錢也沒用,我的部族什么東西都沒有,沒有石油,沒有礦產,沒有工業,只有一些農業,不過也只能自給自足。”

他倒也沒感到沮喪。

在中東,這才是常態,畢竟中東也不是什么地方都有石油。

不過要說難過,卻也未必。

因為有錢,所以中東的大部分國家福利待遇都很高,一個人從出生到死亡,國家全都包掉的,如果誰希望活得體面一些,只要稍微努力一下就很容易成功……可惜,這樣的人很少。

所以他的部族雖然什么資源都沒有,但是日子絕對過得去。部族里面的人也沒什么追求。

就算他有什么想法?也找不到愿意跟隨他的人。

“你的部族在哪兒?”杜南隨口問道,他的想法就是去何敏的時空看看,或許那里會有什么資源。

“在北面,很北面,都快要靠近邊境了。”年輕的王子并不覺得這有什么不能說的。

聽到靠近邊境,杜南頓時眼睛一亮。

他本來只是打算報答一下,現在就不一樣了,或許可以在那邊弄一個據點?

………………

很快,他就弄明白那個部族在哪里了。

確實離開邊境很近,更妙的是那里靠海。

當然問題也有,那里真的是一片不毛之地,就算到了幾十年后也沒發現一點資源,另外那邊雖然靠海,但是吃水很淺,稍微大點的船就靠不了岸。

“幫我羅列出有可能發展的項目,工業、農業、第三產業都行。”杜南沖著人工智能下達命令。

“可以搞海水淡化,可以搞綠色種植,可以搞綜合養殖。”人工智能瞬間給出了答案。

“海水淡化?這個成本據說很高啊!”杜南皺起了眉頭,他不清楚未來會不會存在什么黑科技,能夠讓海水一下子變成淡水,但是現在絕對做不到。

“海水淡化的技術難度并不大,十九世紀九十年代,所有的技術就已經成熟,代價高是人為因素造成的,另外也和飲用水標準有關,只要降低要求,成本就可以大幅度下降,所以我建議將轉化的淡水用于綠色種植和綠色養殖。”人工智能立刻回答道。

“把圖紙給我。”杜南也不再多問什么了。

轉瞬間,一堆圖紙,甚至包括解剖圖,設計圖,零部件圖紙,全都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東西確實很簡單,就只是一個類似鍋爐的東西,中間是分層的,一堆管子在里面繞來繞去。

“這好像不是什么壓力容器……一定要做成圓的嗎?”杜南問道,他并沒有看明白,不過他也不需要明白,因為他不是科學家,而是一個工程師。

工程師和科學家最大的區別就是,前者并不需要研究得太深,甚至不需要知道原理,只需要知道每一部分必須達到什么要求就足夠了。

比如造一個容器,科學家需要知道這個容器派什么用場?然后通過公式,計算出最佳尺寸,而工程師就用不著了,他們只需要知道這個容器必須承受的壓強,需要多大尺寸?然后他們就會按照另外一套公式,計算出制造這東西可以用什么材料?材料的厚度是多少?要不要熱處理?

“不是壓力容器,形狀可以改變,只不過圓的最好。”人工智能立刻回答。

“可以用集裝箱改嗎?”杜南這段日子一直在和集裝箱打交道,所以第一時間想到了這玩意兒。

如果換一個人在這里,恐怕已經大翻白眼了,人工智能卻不會,它只會忠實地完成命令。

同樣也是在一瞬間,浮現出來的圖紙全都變了。

如同鍋爐一樣的外形被一個巨大的集裝箱所取代……集裝箱是豎著的。

“我需要知道造價,還有每天能夠產生多少淡水?”杜南已經決定了,就采用這套方案。

仍舊是一瞬間的工夫,他要的東西全都有了。

“你有沒有搞錯?這個造價太貴了,再給我剛才那個設計的造價。”杜南嘟囔著。

他要的數據瞬間出現在了眼前……還是用集裝箱便宜一些,但是便宜不到哪里去。

“給我詳細列表,我要知道錢都花在了什么地方?”杜南開始調整,這種事他已經做慣了。

人工智能并不完美,這東西很死板,只能做一些不需要什么創造力的設計,而且不太懂得取舍。

詳細列表立刻就有了,杜南只看了一眼,馬上知道問題出在哪里?

問題出在防腐上,海水的腐蝕性很強,所以管子必須用鈦合金的,集裝箱內部也需要涂一層防腐層。

既然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他需要做的就是偷工減料。

杜南并不打算用上十幾年,這是大工業時代的做法,現在技術更新太快,很可能一種技術剛剛出來,用了一兩年就被淘汰了。

所以盡可能降低成本,然后在一兩年里面收回成本,甚至賺到利潤,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

修、改、重新再修、重新再改,反反復復了好幾次。

最終的結果就是成本和使用壽命之間有了一個最佳值,使用壽命是五年,而成本卻不比買一個新的集裝箱貴多少。

得到了最終的結果,杜南一下子回到了現實之中。

對于現實之中的他來說,這只不過是片刻的工夫,僅僅只是愣了幾分鐘。

“我已經找到了最合適的投資項目。”胖子笑著說道。

“抱歉,我覺得你在白費心機,你真要感謝我的話,請我吃頓飯就行了。”那位年輕的王子苦笑著說道。

“我對我的想法很有自信,你知道我們中國人最擅長的就是種地,養殖。我們到了任何地方,都可以把那里開辟成為菜園和養殖場。”杜南說到這些的時候,確實頗為自信。

那位年輕的王子不想承認都不行。

中國人擅長種地養豬,那是全世界有名的,中國的維和部隊到了國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營地周圍開辟出一片菜園,等到秋季就是一片豐收景象。

中國軍人能不能打仗?別國的士兵不敢肯定,但是中國軍人擅長農活,絕對是沒人會表示質疑的。

“你就當我是商業投資,并不是為了報答你。”杜南感到心累,他想讓人領情都這么難,果然不是做生意的料。

換成以前,他肯定讓林雨蘭出馬了,但是現在……還是省省吧!別再惹出什么事來。

“你真有這么大的把握?”年輕的王子心動了。

他的部族成員可以得過且過,他卻不甘心啊!

就像杜南之前說的那樣,這個地方的王子數量實在太多了,根本不稀奇。他每年也就能夠拿到幾十萬美元的年金,對于普通人來說,已經很不錯了,但是對他這樣的人來說,每年幾十萬美元實在太寒酸了。

“我有必要騙你嗎?也幸虧你的部族靠海,要不然我還真沒辦法。”杜南說道,突然他一臉遺憾:“可惜,現在物流太方便,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的牛羊肉運過來,價格也一點都不貴,要不然可以賺得更多。”

“這倒未必。”那位年輕的王子終于來了興趣,他感覺到杜南說的是真話了:“冷藏的肉類無論如何比不上活殺,這個市場其實挺大的,你只要能夠提供,我絕對可以賣出去,而且利潤不低。”

“那還等什么?我立刻讓人去辦,你劃一塊地方給我,需要靠海,另外陽光要充足。”杜南有點等不及了。

“如果你只需要海水和陽光的話,這兩樣絕對沒有問題,在我們這個地方,別的不多,就這兩種東西……再加上沙子,數量最多。”那位年輕王子不由得苦笑起來。

?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