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番外之后悔2

小说: 天下为聘:异世夫君请轻撩 作者: 萌之初 更新时间:2019-04-25 14:47:29 字数:2256 阅读进度:720/726

进去之后,公公走进内殿,很快的就看到了皇上坐在坐塌上,一手撑着下巴,靠在小桌上假寐着。

皇上病了足足一个月,眼下身子虽有所好转,但看脸色,依旧难看的厉害。

须臾,公公已经来到了皇上跟前。他立在那儿,犹豫着要怎么开口。不过,他只犹豫了一会儿,就听皇上忽然开口问道,“怎么了?”

公公垂眸,答道,“皇上,婉妃来了,还带了参汤,说是想送来给皇上补补身子。”

话音落下,公公毫无意外想看到皇上皱了一下眉头,继而才慢慢睁开了眼。

“参汤?”他低喃一句,语气淡然,听不出是?#19981;?#26159;不?#30149;?#20294;依着公公待在皇上多年的经验,皇上怕是不会想见婉妃。

这般想完,公公才要应是,就听到皇上道,“将她送的参汤端进来便是,过一会儿朕自然会喝。”

果然……

公公心里道:皇上虽然宠着婉妃,但说到底,婉妃终究还是比不过她的那个姐姐。说不定皇上宠她,也是因为苏家大小姐的缘故。否则的话,论才情,婉妃是不出众的。论样貌,那在美女云集的后宫里头,婉妃也?#30343;?#23646;于天仙的一类。所以说,这婉妃大?#21482;?#26159;沾?#35828;?#33487;家大小姐的光罢了。

公公弯下身子,忙退了出去。

出了养生殿,公公看到婉妃一直焦急的探望着,那样子,像是恨不得立马进去一样。公公有些无奈,眼见着婉妃急急忙忙走上前来,着急问道,“怎么样,皇上愿意见本宫吗?”

公公摇了摇头,叹息道,“皇上说了,娘娘只需留下参汤?#32654;?#22900;送进去便是。”

婉妃一愣,站在那儿僵了僵身子。

“皇上他……”

“今儿是腊八节,但同样的也是……”公公顿了顿,复又说道,?#24052;?#22915;娘娘该明白,当年是您的姐姐为皇上挡了一剑,这才使得皇上得以安然。皇上又是个重情的人,自然……”

“重情?”婉妃涩然笑了一声,眼底一片雾气。“好一个重情……他若真是真的重情重义,姐姐也就不会死了。现如今他这样,当真是重情吗?”她如此说了一句,便转身过去,?#24590;怎?#36292;的离开了。

随行的宫女见状,忙将参汤交给公公,而后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公公看的莫名,觉得婉妃说的话有些过来。但随后,他也只当婉妃是伤心过度了,所以才这样。等着婉妃走远了以后,公公才将参汤端了进去。

殿内,皇上犹自一动不动,等着公公进去时,他揉着脑袋,道,“放到一边吧。”

“是。”公公点头,来到旁侧,小心翼翼的将参汤放了下来。随后,他便要出去。

“等等。”皇上忽然出声,叫住了他。

公公转过身去,忙问道,“皇上可还有别的?#24895;饋!?/p>

“今日朕着实有些乏了,若再有人过来,一律不见。”

“是。”公公应声退下,随后在出了养生殿时,将大殿门合了起来。

殿中,很快的就沉寂了下来。南宫翎缓缓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一晚参汤,而后皱起了眉头。

腊月初八,每年的这个时候,苏婉月都会过来,宫里的那些女人,?#19981;?#24819;着法子要见他。

然而,他谁都不想见。只因,今天这个喜庆的节日也是她的忌日。他实在?#35805;?#27861;做到在这样的节日里,安然的去过着。

而且,每每到了今天,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她的影子。

南宫翎原以为,自己要的仅仅?#30343;?#22825;下,却不曾想,他要的实则是更多。除却江山以外,他还想坐拥着她,一同共享江山带来的一?#23567;?/p>

然而,已经晚了……

在自己亲手杀了她以后,他就后悔了。

苏瑾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都清晰的烙印在她的脑海里。

犹记得初见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她是苏家的大小姐,只见她从马背上飞落下来,他情急之下,出手救了她。

后来,在余家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他才知她是苏家的大小姐。一个手中握有先皇遗旨的人。但凡谁取了她,便有机会成为天下之主。

于是,?#38405;?#20010;时候,他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心里又是激动又是?#34892;?#32769;天给他的这个机遇。

一念成魔,自此,他接近她的目的就没有简单过。他用着女人最?#19981;?#30340;俗套方?#21073;?#19968;步步的接近她,捕获她的芳心。但成功将她骗到手,足足用了他一年的时间。而且,她也不像余家大小姐,?#19981;?#20182;,便恨不得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扒光了跟他上,?#30149;?#33487;瑾,有着自己的骄傲。

是以,有时候他觉得她愚蠢,但有时候她又觉得她单纯的可爱。可不管怎样,他接近她的目的从未变过。

一步又一?#21073;?#19968;年又一年,他让她对自己死心塌地,无怨无悔。南宫翎自豪着自己可以游离于各种各样的女人,迫使她们为自己舍命。并且,借此笼络了不少的官员。

那时,他觉得女人又傻又好骗。可是,便是这么一个觉得自己不会轻易落入情场的他,在苏瑾死后,他忽然发现,自己爱上了她。

一切,是那样的毫无预?#20303;?/p>

南宫翎哭笑了一声,眼神有些落寞。“你可知,我有多想你?”空荡荡的宫殿里,响彻着他的声音,却无人回应。

那一碗参汤犹自冒着热气,可并非是他所?#19981;?#30340;人送来的。他所爱所喜之人,早已经在几年之前,被自己亲手杀了。

南宫翎闭眸,眼角之处,蓦然滑落了一滴眼泪。

如果他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因为她的死去而这般后悔万分,甚至是?#32431;?#19981;堪,南宫翎想,自己势必不会轻易的将她舍去。至少,他可以不用用她的命去换取这一个江山。

现如今,江山在手,可他的身边,再也见不到她了。这样的江?#21073;?#32437;?#30343;?#24050;经能够让他不再被人瞧不起,那又如何?

而今的他,就算活着,却如同躯壳一般,对一切,早已经没了往日的那?#26088;?#24773;……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
天津时时彩华彩网 吉林11选5 pk10开奖直播网站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排5 福建时时彩11选五平台 福建36选7直播开奖 福建十一选五如何守号 湖北快3上必发彩票 二分彩的漏洞破解 青海快3和值计算 东方报码 河北快3开奖直播 3d历史开奖2000期查询 金牌两尾中特 3d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