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只有泰和

小說: 我的絕品女友 作者: 夜神歸 更新時間:2018-11-07 19:12:11 字數:2709 閱讀進度:806/953

“紅姐,還請你慎言。”

我也冷哼了一聲,這女人到底是情緒豐沛,輕輕松松就能扮演好一個好母親的角色了。

可是造謠也應該要有一個度的吧,我自認沒有半點兒對不起她的地方,她卻總想著誰又要害她了。

我張洛就算是淪落成了這樣子的小混混了,那也不是誰都能夠輕松污蔑得了的。

“我楚紅在外頭打拼了這么些年頭了,什么大風大浪沒有見過,今天難不成還會怕了你這個黃毛小子嗎。”

楚紅兀自冷笑了一聲,她也不是什么好欺負的人,活了這么多年,也是見識過不少大風大浪的,總不至于還會怕了這個臭小子了。

就算崔成山對她真的沒有半點兒情意了,她就不相信自己使點兒手段還仗到崔成山的勢了。

楚紅這樣子想著,臉上的表情也情不自禁地變得狠毒了起來,她這明顯是想著要置我于死地呀。

我冷笑了一聲,心里忍不住腹誹了一聲,瞧瞧這女人的樣子,心思真的是狠毒極了呀。

“這話你再說一遍。”

我正想著自己得說些什么話的時候,張明就伸手把我給護在背后頭了。

他沉著臉色死死地盯著楚紅,說話的時候也是緊咬著牙關的,那些話都是一個字一個字地從肚子里頭爆出來的。

他記得自己以前認識的阿紅分明就不是這個樣子的呀,她難道天真善良,怎么現在就變成了這么狠毒無情的樣子呢。

“再說一遍就再說一遍,好像還有誰不敢說似的。”

楚紅冷笑了一聲,張明莫非還以為都到了這樣子餓關頭上了,她楚紅還會顧忌著他們的面子不成嗎。

張明要是想聽的話,她自然也是不介意再說一遍給他聽的。

只要能夠保住這個泰和,別說是動手處理一個張洛了,就算是犧牲掉她自己的性命她也是在所不惜的。

如果遇上了那種必要情況的話,她甚至是不介意親自動手處理掉張明的。

“只要我楚紅還有一口氣能夠站在這里,你們就別想從我們的面前走過去,也別想對我們泰和做什么!”

“楚紅你瘋了吧,我們到底有沒有給過你機會你難道還不清楚嗎,到底哪兒來的自信說出這樣子的話來了。”

張明有些不可置信地怒吼了一聲,楚紅這是瘋了吧,為了一個不干不凈的泰和竟然都想著不要自己的性命呢。

再說了,他們有沒有給過她機會難道不是非常清楚的事情嗎,怎么她總是一個勁兒地質問他們這件事情呢。

這女人的腦子真的是有問題的吧,嚴重一點兒來看,其實他一直以來喜歡的就是一個極端并且腦子還不好使的女人。

“我沒瘋,真要瘋也是你瘋了才對。”

楚紅自然是不會認可張明餓說法了,她這種女人怎么可能覺得自己有問題呢。

就算真的有錯,也不可能是她有錯才對的。

她做什么事情都是對的,無論對張明做什么,那都是他應得的。

他不是說過自己喜歡她嗎,既然喜歡她那么為她的事情奉獻出自己的生命又算什么呢,完全就是他應該做的呀。

“你剛剛還說我們做事沒有給你留過情面呢,你倒是問問你自己,什么時候又顧慮到過我們的感受嗎。”

張明深深嘆了一口氣,面對這個女人的所有的極端他都是做不到無動于衷的,他到底還是開口解釋了起來。

從進了泰和的門開始,他們就一直再給她開口的機會。

偏偏她一直沒有半點兒要表現的意思,他們也不好直接說出來,冒著被崔成山責怪的風險又拖了一整個晚上。

現在楚紅卻像從來就看不見這些事情一樣,張口閉口就是說他們對不起她。

他倒是忍不住想要質問他一句了,這件事情里面到底是誰對不起誰呀,她到底能不能夠稍微成熟一點兒。

還有關于泰和這件事情,泰和泰和,她永遠都只知道這個泰和。

她的心里頭能夠裝得下的除了自己也就只有權勢了吧,為了她所貪戀的那些權勢,她是不是根本就不想要自己的這條命了呀。

“泰和泰和,你的眼睛里面就只有這個泰和,我就不相信了,難道離開了這個泰和你就不能夠活下來了不成。”

“我就是活不下來了,我早就說過了,我和泰和同生共死,你們要想過去,也只能夠從我的尸體上面跨過去!”

楚紅這時候也有幾分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了,反正她就是仗著張明對自己的喜歡,一個勁兒地在這里作呢。

她和泰和必定是同生共死共同進退的,這些人要是想過去只能夠從她的尸體上面踏過去了。

只要她們泰和上下都能夠統一這樣子的思想,到時候別說是這幾個人了,就算是崔成山親自過來了,那也是奈何不了他們的。

“那好呀,那就從你的尸體上面跨過去呀!”

張明也是有些氣急了,冷笑了一聲就回答起了楚紅的話來了。

好呀,既然她想要這樣子的結果,那他給楚紅就是了,那就讓她死呀,能夠有死在她自己心愛的泰和里面,想必也就是她的心愿了吧。

誰叫他是真心實意地喜歡著她呢,只要是她請求的事情,他自然都是會全心全意地去達成的。

不就是死嗎,多簡單的事情呀,不過是眼睛一睜一閉的功夫罷了,多簡單多容易呀。

“張明!你有本事給老娘再說一遍!”

楚紅整個人都控制不住地顫抖起來了,她也是氣急了,之前完全沒有料到會發生這樣子的事情的。

她單手叉著腰,拿食指指著張明的鼻子,他都已經說出這樣子的話來了,那是不是代表,他們以為的那些曾經就真的不在了。

“我可以清清楚楚地告訴你,你剛剛聽到的東西半點兒都沒錯,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話,我不會介意從你的尸體上面跨過去。”

張明還是那副沉靜的樣子,情緒也從之前的那種難以遏制的怒氣變成了現在這副冷靜自持的樣子了。

他想得很清楚,如果事情真的迫不得已發展到了那樣子的地步了,他會知道自己應該做出什么樣子的決定的。

那些該殺的,該除掉的他都會毫不猶豫地動手的,只因為今天楚紅自己也說了呀,這是她自己的選擇呀。

“明哥,你冷靜一點兒。”

我伸手扯了一下張明的袖子,我不確定現在的張明到底是不是真正冷靜下來了的,我不希望看見他做那些自己后悔的事情。

“我現在很冷靜。”

張明還是滿臉冷漠,他現在很冷靜,也很清醒。

他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這么冷靜自持,要是以前能夠這么冷靜的話恐怕這輩子也就不會耽誤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的。

“我張明活了大半輩子了,從來就沒有像今天一樣冷靜過。”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