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不走了

小说: 月白传奇 作者: 豆腐男士 更新时间:2018-11-07 19:12:38 字数:2597 阅读进度:338/347

三人一番告别之后,暗夜让七彩神牛把两人送到剑离所说的位置。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暗夜破天荒有些神伤。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久没有过了,久的让他早已经忘记了这种到底是一种什么感受。

旁边的七彩神牛感觉到主?#35828;?#22833;落,抬起硕大的头颅,轻轻蹭了蹭主?#35828;?#36523;体。

暗夜回过神来,感受到小七大大的双眼流露出来安慰的神色,失笑一声,拍了拍它的头颅。

“小七,我最亲密的伙伴,还是你最懂我。”

暗夜说完抬起头看向远处的药王谷方向,眼睛露出复杂的神色,口中喃喃?#26434;錚骸?#20108;十年了!大哥,小师妹,二十年未见,你们一切可好?”

想起以前的种种,他的心中柔肠百转,百感交集,眼中隐隐有泪光闪动。

五十年前,自己跟大哥因为一件事决裂,自己负气之下离开药王谷游历天下,这一走,就是五十年!

二十年前,他忍不住心中思念,曾经偷偷回来过,但是终究拉不下脸来跟大哥道歉。远远的望了大哥和师妹一眼,便又匆匆离去……

时光匆匆,岁月悠悠,一转眼又是二十年过去。

其实,这么多年以来,很多事情,不仅是他,包括大哥,早已经看开了。

但是他们二人都是倔强的性子,谁也没有主动去接近对方。

如今,他们兄弟二人,虽然容颜依旧,但是心,却是已经开始渐渐老去。

“大哥啊,大哥,五十年了!”暗夜轻叹一声,随后目光中复杂之色尽去。

纵身跃到七彩神牛背上,暗夜对着药王谷方向长舒口气,轻声道:“小七,我们回家!”

“哞!”

七彩神牛欢快的吼叫一声,迈开四蹄,向着药王谷上空极速奔去!

……

……

药王谷禁地。

淡蓝色的湖水依旧,湖中心的小筑依旧,水面上的乌篷船依旧。

乌篷船上头戴斗笠的男子,

依旧……

男子?#31181;?#30340;鱼竿,

依旧……

水中的锦鲤依旧围绕在头戴斗笠男子鱼线的周围,似是对眼前的危险,没有丝毫的感知。

某一刻……

水中的忽的有一尾锦鲤不再围绕着鱼线游动,而是向着远处淡蓝无垠的湖水深处游去。

头戴头蓬的男子?#31181;?#30340;鱼竿微微一动,围绕在鱼竿周围的锦鲤瞬间被惊到,紧接?#29275;?#25152;有的锦鲤“嘭”的一下散开,纷纷向着四面八方游去。

偶尔有一只撞到乌篷船,引的乌篷船轻微的晃动。

本来平静的水面,开始有无数波纹生出,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波纹越走越远,直至整个湖面,都被轻微的波涛占据,远远看去,碧波万顷,好不壮观。

因为一尾锦鲤的突然离去,平静的画面被彻底打破,整个世界,却变得越发生动起来。

头戴斗笠的男?#28216;?#24494;抬起眼,鬓角的发丝动了动,看?#30772;?#38745;的双眼看着远处湛蓝透彻的天空,嘴角蠕动了一下。

“回来了。”

……

……

“大哥!好久,不见!”

随着一道复杂的声音响起,乌篷船内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一身白袍,风采绝世的男子。

白袍男子此时坐在头戴斗篷男子身旁,与他一起望着远处湛蓝透彻的天空。

“回来就好。”头戴斗篷的男子说完之后垂下眼,继续望着水中的轻微晃动的鱼线。

白袍男?#28216;?#35328;转过身看了看斗篷男子的侧脸。

时隔多年,再?#24944;?#21040;这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看到这张表面上年轻,其实已经被岁月雕琢的千疮百孔的侧脸。白袍男子暗夜心中不知是何?#28059;丁?/p>

“大哥,你也老了!”暗夜轻叹一声。

“万物,皆会老。”幽夜目光再次变得平静如水。

暗夜沉默了一会,望着大哥?#31181;?#30340;鱼竿悠?#29942;?#21475;:“大哥,多年不见,你?#35895;?#30495;的悟了。从此,这世间,恐怕再无人能够在你之上了!”

“不。”幽夜闻言收起鱼竿,摘下斗篷,转头看着身边的亲弟弟。

“暗夜,你记住,这个世界,远没有你我想的?#21069;?#31616;单!”

听了大哥的话,暗夜浓密的剑?#32487;?#20102;挑,眉头隐约出现一个“川”字。

看到弟弟的神色,幽夜心中叹了口气。

曾经,他的想法跟弟弟一模一样,以为达到?#27465;?#22659;界,便会真的“会当凌绝顶”。

直到他真的达到了,却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很神秘,因为仅仅在神农架,他?#22836;?#35273;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气息!而?#19968;?#19981;止一股!

两人沉默一会,幽夜站起身看着多年不见的弟弟轻声开口:“这?#25105;?#24453;多久?”

幽夜说着伸出藏在蓑衣内的一双同样修长白皙的双手,分别对着湖边的竹林和不远处的小筑轻轻挥了挥。

几片嫩绿的竹叶在没有丝毫征?#23383;?#19979;,忽的从树上脱落。

仿佛是被秋风扫过之后自然脱落,几片竹叶脱落的瞬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随后聚成一?#29275;?#21521;着湖中心的乌篷船飘去。

与?#36865;?#26102;,小筑里的茶桌上安静摆放的青瓷茶壶与茶盏,悄无声息的从茶桌上离开,顺着敞开的窗牖,?#19978;?#36523;着蓑衣男子的右手。

随意的把茶壶茶盏放到船上,幽夜左手再?#20301;?#20102;挥,即将到达他左手的嫩绿竹叶忽的转了个弯,向着淡蓝色的湖中极速冲去。

“啵”的一声轻响,几片嫩绿竹叶在清澈的湖水中洗了个澡,引起碧波微微荡漾。

很快,几片嫩绿色的竹?#23545;?#27425;飞出水面,快速飘到幽夜?#32456;?#19978;方。

……

……

不一会,幽夜右?#31181;?#30340;茶壶在他?#31181;?#27832;腾起来,随后他左手轻轻一弹,几片竹?#26007;?#21035;落到他和暗夜身前的茶盏?#23567;?/p>

……

……

端起面前散发着竹叶清香的茶盏,暗夜的目光落到青瓷茶盏细腻的青花纹路上。

“这次……不走了。”

暗夜说完把?#31181;?#30340;茶杯放到唇边轻轻抿了抿。

暗夜话音?#31456;洌?#23545;面正端着茶盏轻轻吹气的幽夜动作一顿。

一抹极不可查的笑意从他幽深沉寂的眸子中浮现,倒映在翠绿透明的茶水中,与微微翻动的茶水波纹一起,向着四面八方不断扩散……

扩散……

“也好。”

幽幽一叹,幽夜把茶盏放到嘴边,随后一饮而尽!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