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不走了

小說: 月白傳奇 作者: 豆腐男士 更新時間:2018-11-07 19:12:38 字數:2597 閱讀進度:338/347

三人一番告別之后,暗夜讓七彩神牛把兩人送到劍離所說的位置。

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暗夜破天荒有些神傷。

這種感覺,真的是太久沒有過了,久的讓他早已經忘記了這種到底是一種什么感受。

旁邊的七彩神牛感覺到主人的失落,抬起碩大的頭顱,輕輕蹭了蹭主人的身體。

暗夜回過神來,感受到小七大大的雙眼流露出來安慰的神色,失笑一聲,拍了拍它的頭顱。

“小七,我最親密的伙伴,還是你最懂我。”

暗夜說完抬起頭看向遠處的藥王谷方向,眼睛露出復雜的神色,口中喃喃自語:“二十年了!大哥,小師妹,二十年未見,你們一切可好?”

想起以前的種種,他的心中柔腸百轉,百感交集,眼中隱隱有淚光閃動。

五十年前,自己跟大哥因為一件事決裂,自己負氣之下離開藥王谷游歷天下,這一走,就是五十年!

二十年前,他忍不住心中思念,曾經偷偷回來過,但是終究拉不下臉來跟大哥道歉。遠遠的望了大哥和師妹一眼,便又匆匆離去……

時光匆匆,歲月悠悠,一轉眼又是二十年過去。

其實,這么多年以來,很多事情,不僅是他,包括大哥,早已經看開了。

但是他們二人都是倔強的性子,誰也沒有主動去接近對方。

如今,他們兄弟二人,雖然容顏依舊,但是心,卻是已經開始漸漸老去。

“大哥啊,大哥,五十年了!”暗夜輕嘆一聲,隨后目光中復雜之色盡去。

縱身躍到七彩神牛背上,暗夜對著藥王谷方向長舒口氣,輕聲道:“小七,我們回家!”

“哞!”

七彩神牛歡快的吼叫一聲,邁開四蹄,向著藥王谷上空極速奔去!

……

……

藥王谷禁地。

淡藍色的湖水依舊,湖中心的小筑依舊,水面上的烏篷船依舊。

烏篷船上頭戴斗笠的男子,

依舊……

男子手中的魚竿,

依舊……

水中的錦鯉依舊圍繞在頭戴斗笠男子魚線的周圍,似是對眼前的危險,沒有絲毫的感知。

某一刻……

水中的忽的有一尾錦鯉不再圍繞著魚線游動,而是向著遠處淡藍無垠的湖水深處游去。

頭戴頭蓬的男子手中的魚竿微微一動,圍繞在魚竿周圍的錦鯉瞬間被驚到,緊接著,所有的錦鯉“嘭”的一下散開,紛紛向著四面八方游去。

偶爾有一只撞到烏篷船,引的烏篷船輕微的晃動。

本來平靜的水面,開始有無數波紋生出,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波紋越走越遠,直至整個湖面,都被輕微的波濤占據,遠遠看去,碧波萬頃,好不壯觀。

因為一尾錦鯉的突然離去,平靜的畫面被徹底打破,整個世界,卻變得越發生動起來。

頭戴斗笠的男子微微抬起眼,鬢角的發絲動了動,看似平靜的雙眼看著遠處湛藍透徹的天空,嘴角蠕動了一下。

“回來了。”

……

……

“大哥!好久,不見!”

隨著一道復雜的聲音響起,烏篷船內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一身白袍,風采絕世的男子。

白袍男子此時坐在頭戴斗篷男子身旁,與他一起望著遠處湛藍透徹的天空。

“回來就好。”頭戴斗篷的男子說完之后垂下眼,繼續望著水中的輕微晃動的魚線。

白袍男子聞言轉過身看了看斗篷男子的側臉。

時隔多年,再次看到這張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看到這張表面上年輕,其實已經被歲月雕琢的千瘡百孔的側臉。白袍男子暗夜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大哥,你也老了!”暗夜輕嘆一聲。

“萬物,皆會老。”幽夜目光再次變得平靜如水。

暗夜沉默了一會,望著大哥手中的魚竿悠悠開口:“大哥,多年不見,你竟然真的悟了。從此,這世間,恐怕再無人能夠在你之上了!”

“不。”幽夜聞言收起魚竿,摘下斗篷,轉頭看著身邊的親弟弟。

“暗夜,你記住,這個世界,遠沒有你我想的那般簡單!”

聽了大哥的話,暗夜濃密的劍眉挑了挑,眉頭隱約出現一個“川”字。

看到弟弟的神色,幽夜心中嘆了口氣。

曾經,他的想法跟弟弟一模一樣,以為達到那個境界,便會真的“會當凌絕頂”。

直到他真的達到了,卻發現這個世界真的很神秘,因為僅僅在神農架,他就發覺跟自己一模一樣的氣息!而且還不止一股!

兩人沉默一會,幽夜站起身看著多年不見的弟弟輕聲開口:“這次要待多久?”

幽夜說著伸出藏在蓑衣內的一雙同樣修長白皙的雙手,分別對著湖邊的竹林和不遠處的小筑輕輕揮了揮。

幾片嫩綠的竹葉在沒有絲毫征兆之下,忽的從樹上脫落。

仿佛是被秋風掃過之后自然脫落,幾片竹葉脫落的瞬間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響,隨后聚成一團,向著湖中心的烏篷船飄去。

與此同時,小筑里的茶桌上安靜擺放的青瓷茶壺與茶盞,悄無聲息的從茶桌上離開,順著敞開的窗牖,飛向身著蓑衣男子的右手。

隨意的把茶壺茶盞放到船上,幽夜左手再次揮了揮,即將到達他左手的嫩綠竹葉忽的轉了個彎,向著淡藍色的湖中極速沖去。

“啵”的一聲輕響,幾片嫩綠竹葉在清澈的湖水中洗了個澡,引起碧波微微蕩漾。

很快,幾片嫩綠色的竹葉再次飛出水面,快速飄到幽夜手掌上方。

……

……

不一會,幽夜右手中的茶壺在他手中沸騰起來,隨后他左手輕輕一彈,幾片竹葉分別落到他和暗夜身前的茶盞中。

……

……

端起面前散發著竹葉清香的茶盞,暗夜的目光落到青瓷茶盞細膩的青花紋路上。

“這次……不走了。”

暗夜說完把手中的茶杯放到唇邊輕輕抿了抿。

暗夜話音剛落,對面正端著茶盞輕輕吹氣的幽夜動作一頓。

一抹極不可查的笑意從他幽深沉寂的眸子中浮現,倒映在翠綠透明的茶水中,與微微翻動的茶水波紋一起,向著四面八方不斷擴散……

擴散……

“也好。”

幽幽一嘆,幽夜把茶盞放到嘴邊,隨后一飲而盡!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