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今晚不走了,好不好?

小說: 斬男色 作者: 圣妖 更新時間:2018-11-07 19:10:05 字數:4133 閱讀進度:236/259

“我沒什么好說的。”

“我知道,那晚上發生了不好的事情,我也知道你在看心理醫生,我們不要再揣測來揣測去的了,我不認為那就是道過不去的坎,真的。”

靳寓廷聽到這,目光定格在顧津津的小臉上,語氣還是堅定如初。“哪晚發生了不好的事情?沒有的事。”

“靳寓廷,我知道你不想面對,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該面對的必須要面對。”

男人聞言,欲要起身,顧津津忙按住他的手臂,讓他坐回去。靳寓廷眼簾輕閉,嘴里一個字一個字地吐出來,“我說的話,你就是不信,是嗎?沒有發生過那些事,沒有!”

顧津津將手按在靳寓廷的手背上,逃避真不是辦法,他所謂的逃避,就是一個人去面對。

靳寓廷握緊手掌,輕吐出口氣,“你回去吧。”

“那晚的事情要是發生在我身上,你會怎么做?”

靳寓廷想到這樣的可能性,不寒而栗,“不可能!我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你會嫌棄我嗎?”

“當然不會。”

顧津津繃緊的嘴角輕展開。“那我也一樣。”

靳寓廷眼里的黯淡好似被稍稍拂開些,但他潭底還有猶豫,更不敢一下子就完全卸下心房,他試探著問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你不嫌棄,是嗎?”他還是想要確定下。

顧津津輕搖下頭。“不嫌棄,真的。”

靳寓廷眼里仿若被點了把火,黑亮的眸子瞬間就被燒得很亮,他伸手抱住顧津津,她還未來得及反應,就被他抱著躺到了身后的大床上。

這怎么發展成這樣了?顧津津嚇得就要起身,靳寓廷手臂收緊,將臉貼在她的頸間。“你還說不嫌棄,我只是抱抱你而已。”

“你……你先起來吧。”

顧津津望向靳寓廷抱在她胸前的手臂,他睡袍的袖子往后跑了一截,顧津津看到他結實的小麥色肌膚上,有幾道還未來得及褪下去的痕跡,好像是被抓出來的。

她沒有再亂動,靳寓廷臉頰在她頸間摩挲,顧津津腦子里不由又想到了那晚的場景,她雖然不在場,但她卻能將一幅幅畫面都想象出來。她是畫漫畫的,所以畫面感極強,顧津津將手按在了靳寓廷的手臂上,手指在他的抓痕上來回撫摸。

靳寓廷肩膀顫抖下,要將手收回去,顧津津一把拉住了。

“你餓嗎?”

“不餓。”

“我餓了,我起來做點吃的好嗎?”

“不要!”靳寓廷手臂收緊,恨不得將顧津津箍在懷里,不讓她動彈,她肩膀都快要散架了。

顧津津無奈地開口。“我是真的餓了,今天都沒怎么吃東西呢,我隨便下點面或者餃子好了,你也要吃晚飯才行。”

“是不是等你吃完了,就要走了?”靳寓廷輕聲問道。

“我不走,真的。”

靳寓廷將信將疑,將手松開些,顧津津坐起身后準備出去,男人忙拉住她的手。“把我帶著。”

“什么意思?”

“我跟你下去。”靳寓廷說完,跟在了顧津津身側,兩人走到門口,靳寓廷將房間內的燈打開。

顧津津回頭看了眼,這都要出去了,怎么還開燈?她仔細一想,可能是因為他害怕黑暗吧,只是她之前沒有意識到,而其實呢,他的不對勁早就在一點一點顯露出來了。來到樓下,顧津津徑自去了廚房,一路過來的燈都被靳寓廷打開了。

顧津津拉開冰箱,頭也不回地問著身后的男人,“想吃什么?”

“都可以。”

“那我簡單點了,這兒有阿姨準備好的餃子,我隨便煮一些可以吧?”

“好。”

顧津津忙碌起來,她對這兒是再熟悉不過的,靳寓廷看著她生了火,然后往鍋里面加水,他站在門口的地方,忽然覺得時間好像一下子回到了過去。

她背對他站著,沒有轉身,顧津津也是不敢去看靳寓廷的樣子。

餃子煮好后,她將它們撈出來盛在盤里,又用鮮醬油和醋調了料,靳寓廷走進來幫忙,拿了筷子和小碗出去。

兩人剛坐定下來,還未開始吃上一口,外面便傳來了門鈴聲。

叮咚叮咚的聲響透著迫不及待,顧津津朝靳寓廷看了眼,男人起身走過去,他心里已經猜到了個大概,靳寓廷走到門口,剛將門打開,果然就見靳韓聲走了進來。

靳寓廷注意到他紅腫的半邊臉。“你這是怎么了?”

“老九,我找到商陸了。”

顧津津剛拿起筷子的手又放了回去,她目光定定地落向靳韓聲。

靳寓廷故作吃驚地問道。“什么時候的事?在哪?”

“就在今天,她去了原木市場。”

“她怎么樣?還好吧?”

靳韓聲聽到這話,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他語氣陰晴不定說道。“她好得很!”

吃得好睡得好,精氣神十足,要不然怎么能下那么重的手呢?

“你把她帶回來了嗎?”

靳韓聲往里走了幾步,這才看到了顧津津,他徑自拉開了椅子坐定下來,“沒有,她不肯回來。”

“難得啊,她不肯回來,你居然沒將她綁回來。”

靳韓聲豈是那種在言語上能吃虧的人,他余光睇了眼旁邊的顧津津,然后沖著靳寓廷說道,“那你怎么不把她綁回來呢?多簡單,就不用動別的心思了,還把自己折騰得那么累。”

靳寓廷坐定在他對面,腳在桌子底下用力朝靳韓聲踢去,顧津津還在想著商陸的事,所以那句話從她左耳進了之后,又從右耳飛出去了。

“你的臉,就是被她打的?”

這不是明知故問嗎?除了她,還能有誰呢?

靳韓聲現在的關注點不在這些事上面,“你趕緊替我查一查,當初是誰幫著她逃走的,又是誰給她安排了落腳之處。”

“你直接問她就是了。”

“她現在壓根就不想見我,你還指望她能跟我說實話?”

靳寓廷輕點下頭。“也是。”

靳韓聲的目光在他臉上轉悠了幾圈,最終落定下來。“老九,我真覺得挺奇怪的。”

“怎么了?”

“那人是在我眼皮子底下將商陸安排走的,你說在綠城,誰能有這樣的能耐?”

顧津津聽到這,不由覺得頭皮發麻,她是不善于偽裝的,所以這個時候千萬不能跟靳韓聲對視,她想要裝作跟這件事毫不相關的樣子,她拿了筷子自顧自吃起來。

靳寓廷輕笑聲,“有這點能耐的人多了去了,這得問問你平日里都得罪了誰,怎么幫人偷老婆這種事人家都愿意干呢?”

“這要是別人動手的,還好,最怕查來查去,發現是個身邊人。”

看來,靳韓聲多多少少也是有點懷疑靳寓廷的,畢竟別人再神通廣大,要動到他頭上也不是容易的事。

靳寓廷不怕靳韓聲知道,但如今這個節骨眼上,他倒真怕靳韓聲來搞破壞,“我會幫你查清楚的,還好現在已經找到商陸了,知道她平安無事就好。”

靳韓聲從靳寓廷的臉上瞧不出絲毫端倪,他手指在桌上輕敲兩下,靳寓廷估摸著他是要走了。

顧津津兜里的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她面色微僵,握緊了筷子沒有去接電話。

靳韓聲朝她看眼。“你的手機響了。”

這鈴聲是她專門為商陸設置的,顧津津再熟悉不過,她放下筷子,拿出手機后,將電話掐斷了。

“為什么不接?”靳韓聲面露疑惑問道。

“有些人的電話不想接,干嘛非要接?”顧津津說完,將手機放了回去。

靳韓聲的視線慢慢落到顧津津的衣兜上,靳寓廷反應是極快的,他口氣不悅地沖顧津津說道。“是不是又是那個姓王的?”

顧津津朝他看眼,這會倒是默契十足。“要你管。”

“我跟你說過了,別跟那樣的人有聯系。”

“我不是沒有搭理他嗎?”顧津津也有些惱了,將筷子放到桌上。“就算我真的跟他有什么,你又是我的誰?你怎么就管上我了?”

“行了行了,”靳韓聲聽得頭疼,自己的事都快解決不過來了,“你們接著吵,我先走了。”

他起身離開,顧津津將手機掏出來,等到確定了靳韓聲走遠后,這才給商陸回個電話。

商陸告訴她,靳韓聲已經找到她了,讓顧津津這段日子千萬別去找她。

“我知道,靳韓聲方才就在這呢。”

“那你當心,千萬別被他瞧出什么來。”

顧津津答應著。“好,你自己也當心。”

掛了通話后,顧津津看到靳寓廷拿起了筷子,“你可真能編啊,我怎么不知道我還認識個老王呢?”

“可能是小王呢,”靳寓廷笑了笑,“畢竟你這年紀,招惹的應該都是小鮮肉吧?”

顧津津抿緊了唇瓣輕笑,如果不是方才她親眼所見,她肯定不會相信靳寓廷病了,他還是放松的時候最好看。

吃過晚飯,顧津津起來收拾,靳寓廷盯著她進了廚房。“放著吧,改天讓阿姨回來再洗。”

“就幾個碗而已。”顧津津洗完后擦凈雙手,見靳寓廷正站在門口處看著她。

她上前幾步,“看什么呢?”

“你不會現在就要走了吧?”

顧津津抬起手腕看眼時間,“是不早了。”

靳寓廷居高臨下盯著她看,“陪我一晚可以嗎?”

她眉頭微微皺起來,靳寓廷手掌不住輕握,再松開,“那我上樓了。”

他轉身就走,顧津津看到他大步已經走到了樓梯口,她不由跟上前幾步,靳寓廷頭也不回地說道。“你路上當心點,出去的時候把門帶上。”

顧津津看著他上了樓,她心里也有些煎熬,猶豫半晌后,還是上去了。

她放輕腳步走到臥室跟前,門沒有關上,里面的燈都亮著,顧津津卻依稀聽到了說話聲。

她推開門往里走,聽不清楚靳寓廷在說些什么,進了臥室,見他已經躺到床上了,高大的身子縮在被子里面,就露出了一個腦袋。

顧津津來到床邊,見他眼簾緊閉,她彎腰盯著他問道。“你沒事吧?”

靳寓廷黑亮如墨的眸子咻地睜開,視線一下就攫住顧津津了,他將手臂伸出被子,一把握住了顧津津的手腕。

他臉上有些許恐慌,但很快就消失了,顧津津感受到他掌心內的滾燙。“你沒事吧?怎么像是生病了?”

她另一手探出去,摸在了靳寓廷的前額上,男人手臂一帶,顧津津一下沒站穩,身子往前撲去。

靳寓廷順勢用手抱住她,另一手撈起半床被子將顧津津緊緊地纏在里面。

她頭發都亂了,遮住了半張小臉,氣喘吁吁問道。“你干嘛?”

靳寓廷翻個身,躺到了顧津津的另一邊,他伸手將她抱在懷里,“今晚不走了行不行?”

“當然不行。”

男人嘆口氣,將俊臉埋至她頸間。“我不想一個人在家,空蕩蕩的,沒有人陪我。”

------題外話------

O(∩_∩)O哈哈~

要是你們男神對你們說,今晚不走了,行嗎?

你們會怎么做捏?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