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扒门声

小说: 镇邪(邹小康) 作者: 邹小康 更新时间:2019-03-28 06:48:33 字数:2115 阅读进度:459/465

扒门声

看着皮二娘的背影,我又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离开的方向,总觉得这里面有事儿。我甚至有种强烈的预感,这里面的事儿,绝对跟我有关系!

但是看她的样子,我也不敢怠慢,甚至也什么都做不了,只好紧紧跟上。

至于另外三个女人,我一挪步,她们就有所动作了,实现牢牢的盯着我,生怕我消失掉似的,不知道底的,还以为我们是连体婴儿呢!

离开那边有一段距离后,皮二娘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下了?#25386;剑?#36716;身,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眼罩,也没征求我的意见,直接就罩在了我的眼睛上。

“你干嘛?”突然眼前一片黑。这一下让我失去了安全感,所以警惕的?#23454;饋?/p>

“听话!我这么做是为你好,跟着我走就是了。”

“为什么是我?你们都不需要吗?还有那个顾三魁,他的身份也特殊,难道他就不?#20040;?#19978;这种东西了?”我心里有些没底,而且觉得被不平等对待了,有点火气,所以想都没想就这么质?#23454;饋?/p>

“这些就不用你操心了,老婆子我心中有数,该怎么做还容不得别人指点。还有,你别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皮二娘语气冰冷。

她的话?#31456;?#19979;,几个女人纷纷上前,扶着我便继续?#19979;貳?/p>

说是扶着,我倒觉得有一种被束?#24247;?#24863;觉,跟个犯人似的,这让我特别的不舒服。

可即便这样,我也没敢轻举妄动,因为不到最后一刻,我不会轻易惹恼皮二娘。刨除我自己的安危不说,我也要为乞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也不知道这么走了多久,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阵?#25386;?#22768;,间接还有喊杀和金属碰撞的声音。除此之外,?#19968;?#33021;听到喊杀声,这声音有男有女!

这一变化让我眉头微皱,本能的想摘下眼罩一看究竟,但身边的女人丝毫没有给?#19968;?#20250;,手上的力道

突然?#21448;?#20102;几分。

也就在这个时候,皮二娘低吼道:“加快速度!”

?#19968;?#27809;?#20174;?#36807;来,便感觉身子一轻,这几个女人几乎是将我抬着离开的。原本我想要利用这样的机会摘下眼罩,但皮二娘一个回马枪?#34987;?#26469;,用拐?#24825;?#20102;我想要动弹的手,哼声道:“老实点,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如果你不听话,乞儿肚子里孩子的事儿,我肯定不会管的!”

他这句话瞬间让我蔫了,也不敢乱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那些声音消失不见,我的?#24597;淞说兀?#30524;罩才被拿开。

几个女人纷纷向后退了一小步,等眼睛适应了,我才发现,自己居然出现在了一个房子里。

值得说明的,这房子没有屋顶,没有窗户,只有一扇破旧的门板,风一吹就摇晃不堪,发出那种让人十分不爽的兹拉兹拉声音。

顺着门缝向外瞥了一眼,我瞬间就知道自己是在哪里了。

这是那个崖底,一群女娃娃生活的地方。?#32972;?#36319;着小刘阳来到这里,看到了这些建筑,所以对这些房子特别的好奇,没想到今天就身处其中了。

虽然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但?#19968;?#26159;装模作样对一边的皮二娘?#23454;?“掌权人,这是什么地方?这房子怎么没盖儿?没建造好?”

“不?#20040;?#21548;的不要乱打听,好好在这里休息,明天一早,我带你去一个特别的地方!”

说完话,皮二娘就倚靠在一个角落,闭上了眼睛,像是在闭目养神。

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她的左侧脸颊居然多出了一个?#19997;冢丝?#36824;往外渗着血渍,显然是心伤。

将目光移到顾三魁身上,我发现他更狼狈,身上的?#36335;?#30772;碎不堪,缺布少料的。头发散乱,就跟一个鸟窝似的。他手里的桃木剑也已经折断,脸色难看至极。而且他抽着闷烟,一句话不说,这跟我认识的他判若两人。

要知道,以我最他的了解,现在他应该操着大嗓门,满嘴脏话的说东说西才对

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没说话,房子里很安静,可以说安静的可怕。在这样的氛围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凌晨两点左右,陷入熟睡中的我突然闻到了一股腐烂的气息。这股味道十分的强烈,熏得我直皱眉头,迷迷糊糊间,我好像听到那关着的破烂门板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刺啦——”

“刺啦——”

要是我没听错,那应该是指甲扒拉门板的声音!

大半夜的,这样的情况怎么能不让我胆寒?于是我猛的睁大了眼睛,想起身一探究竟。

郁闷的是,刚要这么做,我发现自己居然?#35805;?#20102;,手脚都绑的严严实实,绳子更是被绳子勒了好几道。更可气的是,绳子的另一头居然连接着一个之前根本就不存在的巨大石墩子。

左右一看,房间里除了我,并没有第二人。皮二娘,顾三魁和剩余的女人,全都消失不见了!

“这什么鬼?”

正傻眼的时候,只听‘吱’的一声,房子的门突然自己打开了。而后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长发遮面的女人。

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浑身上下像是被一团诡异的灰白色的光团所笼罩了一样,虽然这样的灰白色光?#25386;?#19981;亮,而且有些偏暗,但这完全可以让我借助着这种光团,加上月光的亮度看清楚她的样子。

女人脸色惨白如?#21073;?#30524;眶向外流着血,鼻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压扁了一样,看上去血肉模糊,从?#24378;?#22788;不停的向外流着黑色的血液。嘴巴里,沾染鲜血的牙齿露在外,那卷舌足有二三十厘米长。

更让我害怕的是,女人白素的?#36335;?#19978;都沾满了鲜血,她就如同是一个从地狱爬出来的血人一般,隐约可以感受到,她身上散发着股股寒气。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身子不住的打着哆嗦。

最不可?#23478;?#30340;是

这个女人我并不陌生!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